顶点小说 > 白茶传说 > 第5章 青珠姑姑

第5章 青珠姑姑


百草园位于天界最南边,药草精们因为还没有取得仙籍,并不能像其他神仙那样在天界自由出入,而是被一片天湖隔在独立的方圆内。

    放眼望去,圆形的蓝色湖水就是天湖。

    天湖上烟波浩渺,祥云缭绕,各种水生植物在水雾中伸展枝条,开花垂果。

    一叶片舟自外头缓缓驶向湖心小筑,那湖心小筑正是百草园。

    舟上,紫衣少女兴致勃勃探身去撩湖水,却被一旁的红衣少年一把抓了回来:“紫夭,小心!”

    “小心什么?”紫夭奇怪看着珊瑚,珊瑚正一脸担心神色,朝湖中努了努嘴,道:“方诸。”

    紫夭顺着珊瑚的视线,果然看到湖水中一只大蚌若隐若现。

    被珊瑚提醒,紫夭吐了吐舌头,心有余悸哈了哈自己的手,又嗔怪珊瑚道:“保送名额的事,竟然只告诉栝楼,不告诉我,哼!”

    青珠姑姑和阿宝神医有如此深的交情,按理,石部唯一的保送名额非珊瑚莫属,偏偏,石部除了珊瑚,青珠姑姑还有个晚辈,叫青琅玕。

    青珠姑姑让仙娥们把“青珠宫”里奇珍异宝全都搬了出来,让珊瑚随便挑,看上哪个就带走哪个,看上哪些就带走哪些,珊瑚却一样都没给自己挑,只挑了一串“相思子”送给一旁的紫衣少女。

    这青琅玕就是族中子弟里最优秀的,更因随青珠姑姑打小生活在蜀山,比起出生在南海的珊瑚,与青珠姑姑更为亲密。

    两个都是亲侄子,在青珠姑姑心中排名却有先后。

    青珠姑姑这才反应过来,珊瑚不是来替自己求保送名额,而是替紫草精求保送名额的。

    见青珠姑姑看向紫夭,珊瑚忙不迭向青珠姑姑介绍紫夭的身份:百草园草部,陆羽神医手下的一个紫草精。

    栝楼从白茶那里得知,陆羽不会把保送名额给她后,在草部哭闹了一场,这一哭闹,整个草部都知道了保送名额的事,于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起来。

    “方诸想要水部的保送名额,但是要不到,正生气呢,小心他用蚌壳咬你。”

    珊瑚能入百草园石部,就是得了青珠姑姑推荐。

    连带着一旁的紫夭都一喜。

    珊瑚入驻百草园三百年,轻易不登青珠姑姑的宫殿,就算在石部被其他药石精们孤立,他也不到青珠姑姑跟前告状,让青珠姑姑替他撑腰的。

    青珠姑姑眉头轻皱:“紫草啊,知道,根苦,性寒……”

    “我?”珊瑚摆手道,“若姑姑帮了紫夭,就不用管我了,石部的保送名额,姑姑就让我们阿宝主事给青琅玕好了。”

    “那你自己呢?”

    珊瑚虽生于南海,却有个嫡亲姑姑,叫青珠,一直生活在蜀山,且于数万年前在蜀山飞升成仙,如今是天君跟前很是说得上话的红人。

    那些没有门路的,就老老实实备考,也有直接躺平的,认为自己资质平庸,修炼三百年也毫无长进,早早就给自己相中下界一块地,就等着大考落榜之后,立即到下界逍遥快活去。

    “那天,我本来要告诉你保送名额的事的,谁知你跑那么快,我不是故意告诉栝楼的,是不小心被栝楼听去的,”珊瑚委屈地说,“再说了,我又没有帮着栝楼走后门,但我带你去走后门了呀,我对谁更真心,难道你还感觉不出来?”

    方诸便是这大蚌的名字。

    “所以来找姑姑您帮忙啊!如果不是难事,侄儿绝对不会来麻烦姑姑您的。”珊瑚说得可怜兮兮,一双眼睛巴巴盯着青珠姑姑。

    就算当不上神仙,就凭借在天庭跟岗三百年的镀金履历,到了下界,也很可以威风一番了。

    怎么听怎么嫌弃。

    话说昔日女娲氏在中皇山炼石补天,石料不够,正是青珠姑姑不辞辛苦,从蜀山运石补给。

    一四九.二八.七四.八零

    青珠这一族,或生于海,或生于山,生于海者为珊瑚,生于山者为琅玕,琅玕有数种色,以青者入药为胜。

    百草园1800多只药草精,出身和境遇各有不同,有纯属运气,入百草园凑数,最终要成为陪跑炮灰的;

    有自身优秀,在哪都闪闪发光,得神医垂青,因而获得一张到百草园修炼入场券的;

    也有一些血统高贵,家族里早就有攀亲带故的已经身居仙位,或推荐,或直接空降百草园的,参加考试,不过是走个流程,赏天界天规一点面子而已。

    原来,这湖水不是普通湖水,水部28只药用水精都在此生活修炼。

    于是细数某年某月某日,紫夭跟随陆羽神医,治好了人间哪个小儿被恶虫咬伤的伤口,又治好了天界哪个神仙的痈疽,又有哪个产妇产后淋漓不尽……

    青珠姑姑想把保送名额给青琅玕,明面上又担心无法向生于南海这一脉的珊瑚亲族交代,正愁该如何向珊瑚解释时,珊瑚就领着紫夭登门造访了。

    青珠姑姑却面露难色,叹息道:“大侄子,你也知道保送名额只有一个,竞争激烈……”

    紫夭的脸色都变了,尴尬不已。

    明水便是水部28水之一。

    珊瑚忙岔开青珠姑姑的话,说道:“姑姑,有道是‘天生我材必有用’,我们紫夭可优秀了……”

    青珠姑姑与石部主事阿宝神医渊源很深。

    女娲氏补天功成,青珠姑姑运石有功,便飞升成仙。

    珊瑚立即道:“青琅玕在石部,紫夭在草部,他们没有竞争关系,姑姑你就帮帮紫夭吧!”

    而阿宝神医不是别人,正是补天多下来的那块女娲石。

    青珠自觉姑姑难做,但难做也得做。

    青珠姑姑不忍拒绝,却也无法答应,道:“可是你那青琅玕弟弟……”

    紫夭呢,在草部,资质只能算平庸,平平的资质实在对不起她那颗上进的野心,考试担心考不上,走关系又没有后门,求告无门的时候,还好身后站了个珊瑚。

    真是个傻小子!

    譬如珊瑚。

    然而,青珠姑姑对一个素不相识的紫草精并没有多大兴趣,问珊瑚登门造访可是为了保送名额的事?

    珊瑚喜出望外,又有些难为情,道:“什么都瞒不过姑姑您的法眼,侄儿来找姑姑,真是找对了。”

    青珠姑姑打心底里心疼这侄子,但保送名额只有一个,有珊瑚,就没有青琅玕的份儿,有青琅玕,就没有珊瑚的份儿。

    青珠姑姑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珊瑚侄子身边还站了个模样清秀的少女。

    青珠姑姑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庆幸,总归是松了口气,但并没有把话立即答应下来,只是道:“本座和草部陆羽神医并无甚交情,能不能争取到保送名额,委实不好说。”

    这种话术,珊瑚是看得透的,紫夭就看不透了。

    (本章完)


  (https://www.dingdiannn.com/ddk60119256/36705854.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