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白茶传说 > 第12章 女菩萨

第12章 女菩萨


十六部主事被暂时集中到了另一间宫殿内。

    “白茶考了木部第一名,”春芒得意又讨好看着陆羽,“六师兄,我没把她教歪。”

    事实证明,生源那是相当的重要。

    好学生在哪个老师手上都是好学生,笨学生,就是哪个老师坐他肚子里都未必有用。

    “恭喜十师弟。”

    陆羽给了春芒一个皮笑肉不笑。

    她向两个鬼差走去。

    哭声先是将九头鸟惊回天上,又将九头鸟重新吸引下来。

    他的父母日出出洞去寻吃的,日落还没有回来。

    天上有鸟儿也发出激动的鸣唳,似与幼童唱和。

    山洞内没有幼童的身影,只有两截被石刀砍断的草绳。

    “天界将擢升一批神仙的仙位,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咱们百草园将提拔三个‘副医神’,所以这场大考,不但考你们的弟子,也是考你们十六位。你们十六个都是我的弟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也没法偏心谁,谁上谁上不了,只能你们自己各凭本事了。”

    “哇哇——”

    实际上,村子里有很多大人,只是没有一个孩子。

    天上三日,人间三年。

    每一声哭声都揪住蓝衣妇人的心。

    “任务完成了,不走吗?”黑的问。

    没有了孩子,村子里就没有欢歌笑语,大人也就不会说说笑笑,大人们也成了萎靡不振的哑巴。

    幼童从狭窄的洞口探出头来。

    人们忙着哭泣,谁也没有注意到她的出现。

    夫妻俩想起了什么,疯了般冲出山洞。

    她已在哭声中行走了不知道多久,哭声不停,她的脚步也无法停下来。

    李毅一头白发加一副白胡子,越发仙风道骨。

    山峦起伏,绿荫浓密,群鸟啁啾,日落苍茫,天空如洗。

    先是冲着他手上咬了一半的红果。

    和山洞里的潮湿、阴暗,完全不一样。

    有一个妇人在生产。

    可是,空中,一黑一白两个鬼差并未离去。

    但他竟调皮地用石刀一遍遍砍着草绳,竟将草绳砍断。

    他的头大大的,是常年吃野菜吃大的。

    十六位弟子齐刷刷行了礼。

    幼童吃着红果子,在原地蹦蹦跳跳,发出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叫声。

    一来一去,折腾时间,还不如就在原地等着。

    “不让我试试,怎么知道?”

    皮肤白得像雪,是常年未照到日光的缘故。

    蓝衣妇人听得精神一振。

    两个鬼差拉着这干净的鬼停在血光涌起的地方。

    蓝衣妇人踏着月色走入村庄,犹如走入阴曹地府。

    而她却关注着人间的每一个人,每一声哭声。

    “你阻止不了。”

    他们说着,将那白衣鬼向下一推,那鬼便跌落在血光中。

    山洞口几根小小的白骨吸引了他们的目光,但他们不以为意,径直喊着幼童的名字走进山洞。

    九头鸟的九个鸟头九个鸟嘴,其中一个啄在了幼童手上的红果上,另外八个都啄在了幼童身上。

    山洞口几根又白又细的白骨。

    他们手里用链锁拉着一个鬼,白衣服干干净净,没有寻常鬼那么吓人。

    李毅医神进来了,十六位神医端的站直了。

    ……

    “是时候了。”

    好吃得让幼童想哭,又想笑。

    许久没有听到这样富有生命力的哭声了,这个死气沉沉的村庄瞬间如春雷前的大地,无数的春笋已经在地下聚积了力量,马上就要破土而出。

    两个鬼差虽然不知道她是何方神圣,但认得她身上的神光,恭敬地喊她:“女菩萨,还是别让我们来回折腾了,我们就在这里等着。”

    村庄里出奇安静,没有那她听了不知多少年的哭声,安静得仿佛没有一个人。

    “你们先回去吧!”她对两个鬼差说。

    一一一.二五三.二一五.三八

    因为她已经走了太多路,太疲惫,脚步跌跌撞撞,深深浅浅,鬼差很快就注意到了她。

    夜幕垂下,山下的哭声更为凄厉,此起彼伏,犹如夏夜野地里的蛙,不曾停歇。

    幼童的父母乘着夕阳而归。

    夫妻俩跪下了,嚎啕大哭。

    他们爬了整整一天的山终于回到山洞。

    天空,一只九头鸟冲他俯冲下来。

    “走什么?现在走了,一会儿还要回来,不如在这里等着。”白的答。

    他撒开他的小脚丫,如出笼小鸟,扑向那红果树。

    没了草绳的束缚,他得以顺利从洞口探出他大大的脑袋,没有血色的面孔。

    蓝衣妇人却等不下去了,她要阻止这生与死如此短暂的交替。

    而人间的哭声源源不断,她的双脚就像被谁助推着,不停朝前走去。

    山洞以外,是广阔的天地。

    幼童张开小嘴轻轻一咬,甜甜香香的汁水就顺着他的食道往下,进入他的肚子。

    蓝衣妇人已经闻到了新生命即将诞生的气息,然而产妇却没有发出一丁点叫声。

    幼童只要伸出手,再踮起脚,就轻易够到了树上的红果。

    最后一个孩子也于数日前断气了。

    更吸引他的是距离山洞几步远的地方就有一棵红果树,红通通的果子挂在枝头,甜香甜香的气息顺着山风被吹送到幼童的鼻子。

    她悄无声息而来,不知从何处来。

    “那你们现在就去偏殿找你们各自的弟子,这三日好好磨合,准备三日后的殿试吧。”

    幼童饿极了。

    那甜甜香香的红果已经在幼童的手中,并送到了幼童的嘴边。

    幼童将父母的叮咛彻底抛到九霄云外。

    女菩萨就站在生产的那户人间门外守着,直到曙光从天空降下。

    他们带着幼童躲到这荒郊野洞整整三年,以为躲过了山下那横行的瘟疫,没想到却躲不过山上伤人的怪物。

    日头在夫妇俩凄厉的哭声里西沉。

    是的,这会儿生了,一会儿还得死。

    一蓝衣妇人于苍茫的夜色里疲倦地走来。

    血光渐渐熄灭,婴儿的啼哭越来越响亮,村庄的天空也跟着亮堂起来。

    女菩萨口气坚定,两个鬼差只好无奈离去。

    尽管他的父母千叮咛万嘱咐,让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走出这个山洞,还用一条草绳将他绑在石床边。

    鸟儿的喙坚硬又犀利,幼童痛哭了。

    婴儿的啼哭瞬间响彻村庄每个角落。

    直到来到这个村庄。

    红果树瘦瘦小小,和幼童一样。

    她眉头紧锁,神色凝重,哪怕夜色都遮挡不住她忧虑的目光。

    有一黑一白两个鬼差从村庄那头的空中而来。

    九只鸟喙重新啄在幼童身上,这一次,幼童没来得及哭,因为他的身子瞬间被分解成九片,随着九头鸟的九只喙,飞到了天上。

    这对幼童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蓝衣妇人说:“我会阻止他的。”

    “是,师父。”

    在一片阴森森里,村子的一角泛起血光,不是凶光,而是充满新生的血液之光。

    这个村子里已经一个孩子都没有了。

    因为这是一只马上就要去投胎做人的鬼。

    蓝衣妇人听着他们的对话,心头涌起一阵悸痛。

    李毅摆摆手,让大家站直了,听他说。

    “拜见师父!”

    他们这会儿送鬼来投胎,一会儿还要来勾死去的鬼魂。

    雾蒙蒙的曙光中,有重重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女菩萨向着那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眯起她的眼睛——

    (本章完)


  (https://www.dingdiannn.com/ddk60119256/36705847.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