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白茶传说 > 34.第34章 白茶宴

34.第34章 白茶宴


夸父来了。

    右手拿着青蛇,左手拿着黄蛇,两条大长腿一步就跨出老远,普通人需要小跑才能跟上他的速度。

    他大步流星走入三苗部落首领的宫殿,殿内的侍者侍女都被他手上的两条蛇吓得躲到一边。

    只有田大王在宝座上正襟端坐。

    “义兄,你来了。”田大王从宝座上迎下来,也不知怎地,脚底打了一下滑。

    “义弟,你也怕我手里的蛇?”

    夸父大王右青蛇左黄蛇在田大王跟前晃了晃。

    田大王脸色惨白,笑容却灿烂:“哪能啊?想当初,我三苗部落与华夏国大战三天三夜,我都是首当其冲,眼睛都不带眨的。”

    “义弟你一说,我倒怀念起从前来了。”

    “怀念从前打战的日子?”田大王对夸父大王刮目相看。

    夸父大王将两条蛇往脖子上一挂,大嗓门道:“哪能啊?吃饱了撑着爱打战,我是怀念从前与丹朱太子一起的日子,多亏了丹朱太子,不然我夸父部落和你三苗部落哪有如今的和平日子过?”

    没想到夸父大王主动提起了丹朱太子。

    田大王立即接口:“丹朱太子对三苗部落、夸父部落都有恩,如今他遇到事了,我们两个部落不替他出头,谁还能替他出头啊?”

    夸父一听,瞪起铜铃大的眼睛,问:“谁,谁欺负我们丹朱太子,我去抄了他老家。”

    田大王咳咳,那班神仙的老家不就是九重天界,九重天界那么高,如何去抄?还是叫丹朱太子下来吧。

    “义弟言之有理,那我们应该派谁去天上把丹朱太子接下来呢?”

    田大王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得开口:“义兄,我觉得你最合适。”

    夸父惊讶:“为何?”

    “义兄你这表情,你是不情愿吗?”田大王道。

    “义弟,你把义兄想成什么人了?我当然情愿,可是这天那么高,我又没有翅膀,如何上去得?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夸父实话实说,一脸清澈的憨蠢。

    田大王道:“义兄,你和我们不一样,你是人、兽、神三形合体,只要激发出你体内神性,无需生一双翅膀,你便能一飞冲天,届时就能去仙京恭迎太子殿下了。”

    夸父听完扭头就走。

    看着他高大的背影,田大王愣了愣,继而喊:“义兄,你去哪里?”

    “激发神性!”

    夸父头也不回,大步而去,两条蛇挂在脖颈上,蛇头在胸口一下一下撞击他的胸肌。那胸肌健硕硬实,直把两只蛇头撞得眼冒金星。

    ……

    陆羽被一阵食物的香气香醒。

    肚子咕噜噜叫起来,他睡了一整天也饿了一整天了。

    “神医请品尝。”

    房间内四方桌上,恭恭敬敬站着白茶和一个华彩衣裳的少年。两人都向陆羽做了个“请”的动作。

    鸿门宴!

    “是白茶宴。”白茶笑眯眯地说。

    桌子上摆着几盘菜,每盘都加了白茶做食材。

    “热菜有白茶焖方肉、茶香爆米跳鱼,这两个汤叫茶韵养生盅、银针汆海蚌,还有这个还有这个,茶叶蛋!”白茶得意洋洋道,“全是我和玄风一起做出来的,请神医品尝。”

    每道菜都香喷喷的,但陆羽却把目光落在那一盘蛋上。

    “这蛋,玄风下的?”

    玄风一听,脸色刷一下变了,眼睛里露出又不忿又羞愧的神色。

    鹦鹉只有在发情的时候及时交配,才可能下蛋。他虽然飞升了,却还是只未成年鹦鹉,没发情也没交配,怎么下蛋呀?麻麻批,你才下蛋,你全家都下蛋!

    白茶瞥了眼鹦鹉的眼睛,见他眼神怪异,道:“玄风倒是想下,但是玄风目前做不到,这些蛋虽是鹦鹉蛋,却是我们去鸟市借了那虎皮鹦鹉的屁股下出来的蛋。甭管谁下的蛋,用我的茶叶腌制出来的茶叶蛋,都好吃的。”

    玄风表情更古怪了,原本只有一点点的苦涩,迅速蔓延了整张脸。

    麻麻批,他觉得他的舌头非找回来不可,否则别人读你的眼神也可能瞎读。

    这样一想,玄风便殷勤起来,主动给陆羽神医剥了一个茶叶鹦鹉蛋。

    玄风将剥好壳的蛋捧到陆羽跟前,咧嘴笑,嘴都咧到耳朵边,也笑不出一声“咯咯”来。

    玄风很气馁。

    白茶看了下他的眼睛,道:“你又不是鸡,怎么能笑出咯咯的声音呢?”

    麻麻批,我就算是只鸡,也笑不出“咯咯”,只能笑出“喔喔”。

    “对哦,你是公的,要是鸡,也只能是公鸡,只能喔喔,不能咯咯的,那你们公鹦鹉是怎么叫的啊?公鹦鹉和母鹦鹉的叫声会一样吗?”

    面对白茶的一问,玄风只能三不吱。

    而陆羽神医已经翩然坐下,悠闲吃起了白茶宴。

    “神医,好吃吗?”白茶问。

    玄风也用眼睛问了一遍。

    陆羽打了个饱嗝。

    白茶点点头:“那就是极为好吃的,没想到我这药,作成药膳,也是极为美味的。”

    玄风鹦鹉与她眼神交流了一下,她立马继续道:“要是没有舌头,再美味的食物也是白搭,舌头对一个人来说,实在太重要了,没有了舌头,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陆羽抬头,也给了白茶一个眼神。

    白茶把那眼神读了出来:“可玄风是只鹦鹉……”

    一旁,玄风慌了,巴巴地看着白茶。

    白茶慌忙改了口风:“舌头对鹦鹉也是极为重要的,对所有动物都是重要的,没有了舌头,动物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那你这草木就不需要舌头了吗?”陆羽吃饱了,接过玄风递过来的擦嘴巾擦嘴。

    白茶被问住了。

    见白茶被陆羽神医的话绕进去了,玄风急了,往陆羽脚边噗通就是一跪。

    白茶惊跳起来。

    陆羽默了默,问玄风:“你知道你的舌头掉在哪里了?”

    玄风点点头。

    “那你还认得去的路吗?”

    玄风再次点点头。

    陆羽便道:“好,我和白茶陪你去找你的舌头。”

    一旁白茶兴奋鼓起掌来,陆羽是神医,只要找到玄风的舌头,一定就有办法帮他接上去的。

    她的小宠物有救了,等接好了舌头,她一定教他学她说话。


  (https://www.dingdiannn.com/ddk60119256/36705825.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