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白茶传说 > 172.第172章 白云胡乱飞

172.第172章 白云胡乱飞


第172章  白云胡乱飞

    陆翁家书房。

    四周书架如山,古籍密密麻麻,窗外桂花飘香,室内沉香微燃。

    鸿渐坐于檀木书桌前,手持湖笔,浸入乌黑的墨汁中,提笔凝思,心中却是波澜起伏。

    初时,鸿渐心怀忐忑,担心才华不足辱了班主的使命。但转念一想,此乃展示自我之舞台,岂能辜负?

    于是乎,他让心静如水,任思绪在脑海中游弋,寻找那灵感的闪光。

    笔下开始有了动作,或轻或重,或缓或急。

    字句间,他仿佛与古人对话,汲取着他们的智慧;又似与剧中人交流,感受着他们的情感。

    每一笔每一画,都是他内心的挣扎与释然,是对未来的渴望与不安。

    随着剧情的铺展,鸿渐的心也渐渐飞扬起来。他的自信从笔尖流淌,化作一个个生动的角色,一段段精彩的对白。

    他忘却了时间的流逝,沉浸在自己编织的世界中,塑造着满纸风云。

    自从被李渗班主收留,加入戏班后,鸿渐不止一次因为其他演员生病,或其他原因,而换上戏服,上台救场,竟然很快在戏班中崭露头角,赢得了观众们的喜爱。

    后来,鸿渐干脆与其他戏子一同排练,熟悉台词,琢磨角色。他将自己对人生的理解融入角色之中,使得每一个角色都栩栩如生。他的表演既有古典的韵味,又不失通俗的气息,让观众啧啧称赞。

    后来戏班的演出越来越多,原先的几台小戏已经不能满足观众对戏班子的期待,李慎班主苦于戏班不能演出新的好剧本。

    鸿渐竟然又小试牛刀,展现了他的编剧才华。

    到陆翁家唱寿戏,陆翁似乎对这个戏班很看重,竟要求他们常驻陆家,唱他几个月。

    于是,李慎班主希望鸿渐能抓紧时间写出新的剧本。

    一出《茶山乐》就在鸿渐笔下展开。

    《茶山乐》以茶山为背景,讲述了茶农的生活和种茶人家的情感纠葛。

    鸿渐对这个剧本很是满意。

    他虽然身在戏班,当着演员和编剧,可是心中却始终无法割舍对茶的那份牵挂。

    在长安城里开一家茶馆,依然是他的志愿。

    只是这志愿,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实现了,慧光法师赠与他的银锭又被洗劫一空了……

    鸿渐想到这些,不由停下笔,喟然长叹一声。

    窗外,一阵女子的哭叫声打破了夜的寂静,鸿渐心中一惊,这声音如此熟悉。

    他放下手中的笔,竖起耳朵细细倾听,那细微的声音再次传来,他确定了,那是季兰的声音!

    鸿渐忙走出书房去查探究竟。

    他沿着回廊,一路寻着哭声来到陆翁的卧房外。

    门紧闭,但那哭叫声却从里面传出,鸿渐心中一紧,他隐隐觉得事情不妙。他深吸一口气,猛地撞门而入。

    眼前的一幕让鸿渐惊呆了。陆翁,那个年过半百、满头白发的老人,正压在季兰身上,用力撕扯她的衣服。

    季兰挣扎着,泪流满面,她的哭叫声撕心裂肺,让人心痛不已。

    鸿渐怒火中烧,他冲上前去,一把将陆翁拉开。

    “陆翁,你这是何故?”鸿渐怒声质问。

    陆翁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脸色阴沉地说:“好大的胆子,在我家吃饭,竟敢管我家的事!你现在立马出去,某对你既往不咎,你要是不识相,某要你好看!”

    季兰是他生死患难的朋友,鸿渐如何能不管?

    “请陆老爷放了季兰!”

    陆翁冷笑一声,说:“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完,他挥手叫来几个家丁,双拳难敌四手,鸿渐哪里是一群人的对手?

    家丁们蜂拥而上,拳打脚踢,鸿渐手无缚鸡之力,顿时被打得鼻青脸肿,毫无还手之力。

    季兰见状,泪如雨下,跪地求情:“陆老爷,求您放过鸿渐,我愿伺候您左右。”

    陆翁闻言,冷笑不已:“哦?你愿意?”

    季兰含泪点头。

    鸿渐愤怒交加,挣扎着要站起来,却遭更狠的毒打。

    “老爷,放过鸿渐,放过鸿渐,季兰什么都听您的……”

    陆翁手一挥,鸿渐就被家丁扛起,扔出了门外。

    门内,陆翁的笑声与季兰的哭声交织,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刺痛了鸿渐的心。

    他躺在花园的地上,身受重伤,动弹不得,只能听着那刺耳的声音,心头充满了愤恨。

    “陆翁,你欺人太甚!”鸿渐咬牙切齿,却无力反抗。

    他的心中充满了无奈和悲凉。他以为自己可以拯救季兰,却不想自己也落入了陆翁的手中。

    夜色渐深,鸿渐独自躺在花园中,望着星空,心中满是苦涩。

    他想起了自己与季兰的认识,他在土匪窝遇到季兰时,季兰就遭那群土匪蹂躏。

    季兰,可怜的季兰哪……

    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季兰受苦。

    屋子里,季兰的哭声和陆翁的笑声还在夜色里继续,而鸿渐忍受着身心双重剧痛昏死过去。

    ……

    世君在小青的悉心照顾下,世君终于跨过生死的界限,从病榻上康复。

    “多谢青娘子相救。”世君向小青跪下磕头。

    小青受之有愧,实话实说:“其实我也没有救你的能力,真正救你的人是我的姐姐白娘子。”

    世君点点头:“从今往后,白娘子和青娘子都是世君的救命恩人、再生父母,世君当牛做马,也要报答二位。”

    “不要你当牛做马,你做我的弟弟即可。”

    “好,姐姐。”

    “你再叫一声。”

    “姐姐,姐姐……”

    小青在世君一声声“姐姐姐姐”里迷失了自我。

    她乐不可支道:“世君,你已经死过一回了,不能再叫世君。”

    “那姐姐为世君重新取个名字。”

    “嗯……叫你白云飞如何?”

    “为何?”世君不解。

    小青道:“咱们的姐姐是白娘子,姓白,咱们几个自然都要跟着姐姐姓白,白玄风,白小青,那你自然也要跟着我们姓白……白云飞,白云胡乱飞,世君你看,多美呀!”

    小青指着满天云朵,对世君说道。

    而世君,从今往后就是白云飞了。

    白云胡乱飞。

    上架了,朋友们请多支持。763180120,欢迎加入书友群


  (https://www.dingdiannn.com/ddk60119256/36705687.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