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白茶传说 > 176.第176章 帮我

176.第176章 帮我


第176章  帮我

    小青的身影如同一道蓝色的闪电划过寂静的天际。

    她心急如焚赶到祆祠时,眼前的景象让她心头一紧:白茶正被一群狂热的拜火教徒围攻。

    这些波斯人,面容刚毅,皮肤在初升的阳光下呈现出古铜色,他们的眼睛深邃且炯炯有神。他们的服饰华丽而复杂,头巾上绣着金线,随着他们的移动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他们手持火把,围攻白茶。

    而白茶并不想伤害这些盲目的追随者,只是不断地躲避着他们的攻击,同时试图靠近圣坛上的火炬——那火焰中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

    然而,那些拜火教徒仿佛无穷无尽般地阻挡着她的去路。

    小青见状,身形化作一道翠绿色的弧线,直冲向那诡异跳跃的火焰。她的双手结印,施展法术,一道道碧绿色的光芒击中火焰,火焰顿时变得不稳定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从摇曳的火焰中狼狈地逃了出来,那是蕊玉。

    一溜烟功夫,蕊玉就消失不见了。

    白茶和小青对视一眼,飞快地冲出了祆祠,紧追着蕊玉而去。

    双方在一处幽深的密林中展开了激烈的斗法。树林中回荡着法术碰撞的声音,光芒四射,树叶在能量的冲击下纷纷飘落。

    眼看自己不敌,蕊玉突然道:“白茶,你想知道陆羽的下落吗?”

    白茶一怔。

    蕊玉却趁机化作一道光,逃了。

    “姐姐,他跑了。”

    白茶知道,但现在不是追蕊玉的时候,她得赶回长安城,处理京兆府的一府狼藉。

    白茶化作一道清风,急速飞回京兆府。

    京兆府被蕊玉的大火破坏,烟尘缭绕中,只剩见断壁残垣。

    百姓们聚集在焦黑的府门前,有的哭泣,有的祈祷,有的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他们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和深深的悲伤。

    白茶迅速施展法力,双手轻轻挥动,开始织造梦境。只见一团团轻柔的雾气从她的指尖飘出,渐渐笼罩了所有的百姓。人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陷入甜美的梦乡,脸上的痛苦逐渐平息,取而代之的是安详与和煦。

    接着,白茶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开始催动更强大的法力。她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环,光芒逐渐扩散,覆盖了整个京兆府的废墟。

    奇迹般地,倒塌的建筑物开始重新竖立,断裂的梁柱重新连接,焦黑的痕迹逐渐消失,一切都在迅速恢复原貌。

    当最后一道光芒消散,白茶睁开眼睛,只见京兆府已然焕然一新,宛如从未经历过那场灾难。

    百姓们在梦境中微笑,毫无知觉。

    京兆尹从床上醒来,犹如做了一场梦。

    他让侍女抬来铜镜一照,镜中的自己面目狰狞,火烧后的疤痕触目惊心。

    不是梦啊,是冰冷的现实。

    裴兆尹再次躺倒床上:毁容了,从今往后如何是好啊?

    “姐姐,不如让裴大人修复容貌吧。”小青提议。

    白茶摇摇头:“裴大人被烧毁容,已经惊动了圣人,太医署的太医也都知道了,贸然恢复他的容貌,只怕你我要露馅。”

    白茶找到裴夫人,安抚她,保证自己回草堂后会翻阅医书古籍,寻找治好裴大人的良方。

    于是携着小青、玄风回陆羽草堂去。

    一回到草堂,白茶就命关闭大门,今日已无心接诊。

    她一直在回想蕊玉的话,难道蕊玉知道陆羽转世后的下落?

    她身为仙人,在下界兜转如此之久尚不能找到陆羽转世,蕊玉却知道,这大概就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吧。

    “我想一个人静静。”

    白茶屏退弟弟妹妹们,将自己关在卧室中,打坐施法,进入梦境。

    梦中,一座巍峨庙宇宫殿。

    宫殿深处,两位得道的女神正静坐于云端之上。

    正是太姥娘娘和碧霞元君。

    她们各自闭目凝神,调息吐纳,周围仙气缭绕。

    太姥娘娘容颜庄严,蓝衣飘然,她的双手结着古老的印诀,口中默念着不传之秘。她身上流露出岁月沉淀的智慧和天地间的宏大力量。其身后似有万山朝拜,气势磅礴。

    碧霞元君则显得温柔仁慈,她面容柔和,眉宇间透出一股悲天悯人的气息。随着她均匀的呼吸,似乎有朵朵碧霞在她的身边绽放,清香四溢。

    时光仿佛凝固,不知过了多久,两位神祇缓缓睁开了眼睛。太姥娘娘的目光如同穿透了千年的迷雾,碧霞元君的双瞳则清澈如春日的泉水。

    她们一同望向跪在她们面前的仙女儿。

    “白茶叩见太姥娘娘、碧霞元君。”

    “为陆羽而来?”碧霞元君问。

    白茶点点头,委屈的泪水忍不住滚落下来:“弟子在下界寻找多年,踏遍千山万水,又依照菩萨指点,在长安城内开草堂,却如守株待兔,无论如何也等不到他,所以弟子来拜问菩萨,可否再次指点迷津,为弟子指明方向。”

    太姥娘娘与碧霞元君相视一笑,给了四个字:“稍安勿躁。”

    白茶只觉一股强大之力将她推了出来。

    睁开眼,她又置身于自己的卧房。

    ……

    火门山书院内,鸿渐正手拿一卷《论语》,读得津津有味。

    季兰轻轻将一盏茶放置在他身旁的茶几上,没有打扰他,静默一会儿,退出了书堂。

    季兰一走出书堂,鸿渐的同窗们就围了过来:“季兰季兰,你给鸿渐喝什么?我们也想喝。”

    季兰脸一红,不肯回一个字,闷着头疾走去花园打扫。

    这些登徒子。

    为什么读了书,还是登徒子?

    季兰想到土匪窝里那些土匪,想到陆府里满头白发的陆翁……悲从中来,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季兰在心里骂,骂完又否认,不不不,鸿渐是个例外。

    季兰这样想着,心头涌动柔软情愫。洒扫时唇边也有了笑意。

    那是甜蜜而幸福的笑意。

    “你想嫁给他?”耳边突然有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季兰世面张望,并无人。

    “他可不会娶你哦!”那声音又响了起来。

    季兰心头一惊。

    “为何不娶你,你是知道原因的,你可配不上他,他才学渊博,邹夫子喜欢他,李太守器重他,等他学成,可就不是池中物了,怎么会娶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做夫人?”

    季兰的心咚咚跳了起来。

    “你是谁?”季兰忍不住问道。

    空气突然变得安静。

    “帮我!”季兰冲空气乞求道。

    但是周遭的空气依然很安静。

    只有一股妖风吹过。


  (https://www.dingdiannn.com/ddk60119256/36705683.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