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白茶传说 > 179.第179章 冷泡白茶

179.第179章 冷泡白茶


第179章  冷泡白茶

    一位穿着波斯服饰的女子,款款站在草堂内。

    女子身着绚丽多彩的长裙,裙摆上绣着繁复的花纹,头发被一顶精美的头巾覆盖,只露出一双明亮而有神的眼睛,那眼睛犹如两汪清泉,深邃而多情。

    那双眼睛告诉白茶,她并不是波斯女子。

    而是,李朝人。

    “好久不见。”白茶笑着请来人就坐。

    那女子一下摘掉头巾,露出她绝美的面容:“白娘子,别来可好。”

    “杨二娘子,突然造访,所为何事?还如此打扮……”

    “来讨白娘子一杯白茶汤喝喝。”

    杨玉奴也不客气,兀自讨茶喝。

    于是,白茶便为她清泡一杯,不过这次并没有煮水。

    只见白娘子取出一只陶瓷瓶,注入山泉水,水的量刚好没过茶叶即可,继而轻轻摇晃容器,使水与茶叶充分接触,以便茶叶开始慢慢释放茶汁。

    “这水是凉的,泡茶不应该都是热水沸水吗?”杨玉奴惊讶看着白茶。

    “这叫冷泡,冷泡时间一般为二至四个时辰,静待茶叶完全沉底,茶水颜色变得清澈明亮时,冷泡白茶方可饮用。”

    白茶说着命世君将这个白瓷瓶抱去阴凉处静放,并端出先前已经冷泡好的白茶汤,为杨玉奴倒了一杯,道:“这是先前已经冷泡好的白茶汤,请杨二娘子品一品,倒出茶水时动作一定要轻缓,以免扰动容器底部的茶叶。”

    时令已是盛夏。

    烈日炎炎,天地间充斥着逼人的热浪,仿佛连空气都开始蒸腾,闷热至极。

    此时,人们多在寻求一丝凉意,以舒缓身心的烦躁。

    品一杯冰凉的冷泡白茶,那将是何其惬意的事情。

    杨玉奴看着杯盏中的茶水清澈透明,泛着淡淡的黄绿色泽,片片茶叶静静地躺在水中,悠然自得。她轻轻抿上一口,冰凉的茶水入口即化,顿时一股清凉从舌尖蔓延开来,仿佛能穿透全身每一个毛孔,带走体内的热气与疲惫。

    冷泡白茶特有的清雅香气,在口腔中回旋徘徊,它不似热茶那般浓郁,却有着淡雅脱俗的味道,如同夏日里的一缕微风,清新而宜人。

    杨玉奴继续慢慢品尝,那冰凉的茶水似乎与她的唾液混合,生出一种甘甜的滋味,直透心脾,使她的心神为之一振。

    此时此刻,外界的喧嚣与炎热仿佛都被隔绝,只剩下她和这杯清甜的冷泡白茶,以及眼前拥有恬淡笑容,身着白绿渐变色衣裳的白娘子。

    “白娘子,你帮帮我吧!”杨玉奴放下茶盏,一下握住了白娘子的手。

    白茶眸光一闪,只见杨玉奴面露痛苦之色,道:“我这次逃出来,已在祆祠躲避数日,所以那日你在祆祠中的情形,我全都目睹……”

    怪不得杨玉奴会做波斯人打扮,原来最近一直躲在祆祠中。

    那一日,她和小青在祆祠中大战蕊玉,被杨玉奴目睹的话,想必她已经知道她非凡人的身份,不知道杨玉奴要求她帮她什么。

    “所以,杨二娘子要妾身做什么?”白茶也很干脆。

    “我实在受够了,虽然说女子婚约向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两情相悦的姻缘才是甜的,我过够了这种日子,我快要窒息了,我不想再在一个我根本不喜欢的人身边了此残生,我要摆脱他,摆脱这样的婚姻……”

    杨二娘子说到激动处,站起身抓住白茶的手臂使劲摇晃,整个人如同癫魔了一般。

    白茶冲她挥了下袖子,杨玉奴只觉一股清风钻入鼻子,整个人便迷糊了过去,趴在桌案上呼呼大睡。

    白茶冲她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方能求仁得仁,知道吗?你越想逃遁的地方,你逃出来了,距离你心中想要的,就更远了。”

    白茶说着,捻起一道忘字诀送入杨玉奴太阳穴,便抹去了祆祠中她与小青大战蕊玉的那段,也抹去了她到陆羽草堂喝冷泡白茶这一段。

    随即喊来玄风:“街上是不是张贴了寻人告示?”

    玄风看了杨玉奴一眼,点点头:“是的,姐姐。”

    “将她送去换赏金吧!”

    玄风吃了一惊,姐姐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一个为了点碎银就出卖朋友的人了?但姐姐这么做总有姐姐的道理。于是按照白茶吩咐去行事。背起杨玉奴领赏金去了。

    ……

    竟陵城,陆府。

    在那金碧辉煌的厅堂里,陆翁斜倚于雕花木椅之上,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管家领着几名新买的侍女缓步进入,她们青涩的模样,如同初绽的花蕾,带着一种未经世事的纯净。

    然而,陆翁的目光却似乎穿透了她们的存在,投向了遥远的记忆深处。

    他记得季兰,那个曾经令他心动的女子。

    她的美,不仅仅是容颜上的精致,更在于她那丰腴的身材所散发出的独特韵味。她的一颦一笑,都曾让陆翁心醉神迷,那种感觉,是这些新来的侍女所无法比拟的。

    陆翁轻叹一声,说道:“这些孩子,清新是清新,但比起季兰来,还差得远呢。”

    可是季兰,因为李太守求情,被那个叫鸿渐的戏子带去火门山书院了。

    该死的李太守,该死的戏子,该死的季兰……

    陆翁站起身,缓缓走向窗边,望着窗外的景致,心中却在默念着季兰的名字。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他为什么会在他们陆府花园里见到季兰的身影?

    陆翁撇下管家和小姑娘们,像一只老蝴蝶,张开翅膀,飞了出去。

    “季兰,季兰……”

    陆翁突然扑出来,鸿渐和季兰都吓了一跳。

    鸿渐立马将季兰拉到自己身后去,警惕看着陆翁。

    他们只是来打探李慎班主等人下落,不想再次招惹这个老头子,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我们只是来向陆翁打听戏班子的下落,一会儿还要去太守府拜见李太守。”鸿渐特意把李太守搬了出来,就是为了震慑陆翁。

    陆翁不情愿露出笑容,目光却一瞬不瞬盯着鸿渐身后的季兰。

    “你们找戏班子做什么?他们早就走了,季兰走了,我们陆府也没必要请他们唱戏了。”

    陆翁不耐烦说道。

    季兰从鸿渐身后走出来,向陆翁行了万福,柔声道:“季兰是来答谢陆老爷那段时日对戏班子关照的,如若陆老爷不嫌弃,季兰想再为陆老爷演一段。”

    “愿意,愿意。”陆翁已经笑开了花。

    鸿渐有些傻眼:季兰这是怎么了?莫不是在书院被师兄轻薄,人犯傻了吧?

    谢谢木子、大秦神棍、衍1227、三心二薏、毒寒无味等朋友们的打赏。清明节,出行注意安全。各位有没有去扫墓。


  (https://www.dingdiannn.com/ddk60119256/36705680.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