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白茶传说 > 180.第180章 宝杖雕文七宝球

180.第180章 宝杖雕文七宝球


第180章  宝杖雕文七宝球

    陆翁命人为季兰备下华丽贵重的戏服,季兰扮上,登台现演。

    这身戏服乃金丝织就,珠光宝气,绣以云鹤飞燕,缀满翠玉珍珠。

    季兰装扮停当,犹如天上人间,倾国倾城。她轻移莲步,登台一展歌喉舞姿,眼波流转间,众生颠倒。

    陆翁看得如痴如醉,神魂颠倒,竟忘了四周之人,只差流口水了。

    台下,鸿渐眉头紧锁,见陆翁对季兰如此着迷,心中早已怒火中烧。然季兰在台上,似与世无争,只为艺术而献艺。

    曲终人散,陆翁大手一挥,赏季兰金银珠宝无数,鸿渐愤然欲上前理论,却被家丁拦阻,只得眼睁睁看着季兰随陆翁入了内室。

    鸿渐在外焦急等待,心如刀绞,片刻不得安宁。

    终于,半个时辰后,季兰步出,面色如常,未见异样。

    鸿渐迎上前,关切问道:“季兰,你有没有被陆老儿欺负?”

    季兰摇头微笑,道:“无妨,一切安好。”

    鸿渐还想说什么,一颗心悬着,但看季兰神色轻松自如,不像是遭遇欺凌的样子,只得作罢。

    鸿渐不要陆翁的赏赐,季兰却说:“你傻啊,此去长安千里迢迢,穷家富路,刚好用这些金银珠宝做盘资。”

    鸿渐想想也是。

    于是,两人带上陆翁的赏赐,并肩离去。

    三日后,晨钟未鸣,陆府上下哀嚎震天。原来,陆翁竟在夜间暴毙。家丁发现时,只见其面色青紫,七窍流血,死状凄惨。此事震动了整个府邸,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官府派人来查,却因陆翁家中并无外人进出痕迹,且季兰与鸿渐三日前早已离开,无从查起。遂不了了之。

    ……

    杨玉奴睁开眼,一时间茫然四顾。视线逐渐聚焦,那些熟悉的亭台楼阁渐渐映入眼帘,无一不透着寿王府特有的富丽堂皇。她心头一惊,难以置信自己竟然又回到了这个她以为已经离开的地方。

    她不是已经逃出寿王府了吗?

    且躲到波斯人的祆祠里。

    怎么又回来了?

    杨玉奴想要回忆,头痛欲裂,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杨玉奴心中恼怒,她站起身,步履匆匆穿过回廊曲栏,每一处都勾起她的厌恶与回忆。忽然间,一声熟悉的呼唤让她停下脚步。

    “玉奴,你回来了?”声音低沉而充满惊喜,竟是她曾经深恶痛绝的寿王。

    杨玉奴转身,只见那寿王正站在不远处的莲花池畔,身着锦袍,面带微笑,仿佛一切都未曾改变。然而此刻在杨玉奴眼中,这副笑容无异于恶魔的微笑。

    “我为何会在这里?”杨玉奴沉声问道,目光如刀,直射寿王。

    寿王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愤怒与不悦,上前一步,柔声说道:“玉奴,你是我寿王府的宝贝,怎能让你在外头受苦?不管你去到哪里,你始终都是要回来的。”

    杨玉奴听罢,只觉荒诞至极。她冷哼一声,道:“我非你府上之物,更非什么宝贝。我要走,谁也留不住!”说完,她转身欲走。

    寿王面色一变,似是没想到杨玉奴会如此决绝。他急忙开口:“玉奴,莫要冲动。这里才是你的家啊!”

    “家?”杨玉奴冷笑,“我的家绝不会是金笼银锁的牢笼。我宁愿在外面自由自在,也不愿再被困于此。”话音未落,她便快步离去,留下一脸错愕的寿王。

    不料,就在她即将踏出府门之时,一股无形的力量突然将她拉扯住,使她动弹不得。杨玉奴挣扎着,却发现这股力量强大无比,无法挣脱。

    “放开我!”她怒喝道。

    “玉奴,你以为你能这么轻易就走了吗?”寿王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冷酷。

    杨玉奴心知不妙,明白自己嫁给这人,就已经陷入不可逃脱的藩篱。

    她闭上眼睛,暗自凝聚内心的力量,准备再次抗争。

    但寿王却将她抱得越紧,差点让她窒息。

    就在二人争执间,侍女来报说:“王爷王妃,陛下请二位到华清宫附近的马球场一起打马球。”

    圣人有请啊,杨玉奴的心顿时怦怦跳动起来。

    ……

    往常,圣人总在德阳宫北苑东头的球场打球,杨玉奴跟着寿王去过一次。

    那里,马球运动中所用的球棒或球槌,是用金子做的,马具华贵,马鞍都是用玉石做的,马球则用金、银、琉璃、玛瑙、红珠、琥珀、玫瑰等七种宝贵材料制成。

    起居郎蔡孚就专门写了首诗来记录马球场的奢华:金锤玉蓥千金地,宝杖雕文七宝球……

    圣人对马球有着极大的兴趣,他认为这项运动不仅作为娱乐活动,还有着锻炼士兵体魄和骑术的作用。

    因此,德阳宫北苑球场场地小了些,已不能满足圣人打马球的用地需求,于是,圣人便命人扩建了华清宫的马球场,组织军队士兵在此开展马球比赛,用以来增强军队的战斗力和士气,同时彰显自己的权威和影响力。

    圣人太喜欢打马球这项运动了,一些外国时节拜访李朝,往往向圣人赠送用于马球的良马,以表诚意。

    圣人之命,寿王和寿王妃都不敢耽误,乘坐马车,便往华清宫而去。

    穿过坚固的城墙和宏伟的城门,沿途,皇家大道两旁栽种着成排的柳树和杨树,为盛夏的旅途提供了阴凉。

    离开都城的喧嚣后,郊外的农田和村落展现眼前,农人们正在田间劳作,一片片农田里庄稼郁郁葱葱,展现出丰收的景象。

    长安城越来越远,骊山越来越近。

    一路上都有其他前往华清宫的人群,有官员、使节、文人墨客以及商贩,他们或乘车或骑马,络绎不绝,繁忙不已。

    远眺骊山,它起伏的山脉和苍翠的林木构成了一幅美丽的自然画卷。

    接近华清宫时,只见远处升腾起薄雾,那是来自华清池温泉的水汽,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格外神秘。

    马车很快便进入华清宫的地界,透过马车窗帘,可以看到宫殿的建筑群落错落有致地分布在骊山北麓,飞檐翘角、雕梁画栋,显示出皇家园林的豪华与精致。

    杨玉奴纷扰的内心随着一路旅程,也渐渐安静下来。

    她突然觉得她离家出走再回来,冥冥中的选择是对的。

    如果不回来,她如何能来到华清宫,靠近她心底里的意中人?


  (https://www.dingdiannn.com/ddk60119256/36705679.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