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白茶传说 > 195.第195章 煎茶

195.第195章 煎茶


第195章  煎茶

    盛世长安,朱雀大街。

    一家崭新的茶楼在朱雀大街上开张了,其门楣上高挂着红绫金匾,上书“香茗雅叙”四个烫金大字,在晨光中闪闪生辉。

    吉日吉时。

    茶楼门前人声鼎沸,传闻这家茶楼乃京兆尹大人的妹妹、妹婿所开,故引得无数好奇目光。辰时刚至,一对衣着华贵的夫妇,正是京兆尹与其夫人,亲至开张现场。他们的到来,无疑为茶楼增色不少。

    京兆尹身穿绛紫色圆领长袍,腰系白玉带,气宇轩昂;夫人着一袭青罗裙,头梳高髻,插以金簪,举止间流露出温婉贤淑。二人受茶楼掌柜热情迎接,款步进入,随着锣鼓喧天的乐声,鞭炮齐鸣,彩纸飞扬,为这喜庆场面添上了几分热闹。

    茶楼内部装饰雅致,挂着名家字画,摆设精雕细琢的木椅木桌,透出淡淡的檀香气息。

    京兆尹夫妇于高台就坐,面前摆放着精致的紫砂茶具,随着茶水注入,茶香四溢,更显得风雅异常。

    宾客云集之际,来自各方的达官贵人也纷纷慕名前来。有身穿锦袍的显贵公子,骑马而来;有手持折扇的文人墨客,笑谈而至。他们或送上金银财宝,或赠以丝绸绫罗,又或是陈设玉器古玩,各式各样贺礼堆积如山,彰显出主人家的广泛人脉与显赫地位。

    而实际上,这些人脉都是京兆尹大人的。

    随着时间流逝,茶楼内的气氛愈发热烈。一些随宾客而来的乐师开始弹奏起古琴、笛子,悠扬的乐曲流淌在空气之中,与众人的欢声笑语交织成欢乐和谐的庆典旋律。

    醴泉坊那边,陆羽草堂内,世君站在柜台内抓药显得神游太虚。

    白娘子和陆羽成了亲,就夫唱妇随,开茶楼去了,玄风和小青也跟着去,陆羽草堂就交给栝楼、紫夭、珊瑚三位医师。

    白娘子说过,要他好好跟着大家伙学习医术,以后成为安身立命之本,治病救人,利人利己。于是他留在陆羽草堂跟着三位师父学医。

    但是他也想去“香茗雅叙”看看热闹,今天是茶楼开张的日子,“香茗雅叙”一定很热闹吧?

    “白云飞,一会儿就带你过去,别无精打采。”栝楼看着世君,笑着说道。

    紫夭和珊瑚也看着他笑。

    世君抓抓头皮,有些不好意思:“我,不是,那个……”

    “别不好意思,我们也想去的,”紫夭说道,“只不过这会子,她那边人正多的时候,我们还是等晚些时候过去,这会儿就不去添乱了,让他们专心招待其他贵客先。”

    世君听了紫夭的解释,便开心起来。

    “白云飞,别光顾着说话,抓紧手头的活,这边病人等着用药呢。”珊瑚催促。

    世君忙拿起药杵捣药。

    栝楼来接过药杵,让世君过去跟珊瑚学着。

    珊瑚手上这个病人,是一个老汉。

    一日在山林辛勤劳作时,误食了一种叫“蛇蝎草”的毒草。这种毒草生长在山林深处,外表与普通的草药相似,但却剧毒无比。

    老汉在误食毒草后不久,便感到身体不适,开始出现恶心、呕吐的症状,脸色苍白,额头上冒着冷汗。他的呼吸急促,心跳加速,手脚也开始出现无力的状况。

    被人发现,送到陆羽草堂时,已经奄奄一息。

    “蛇蝎草的毒素主要作用于脑部和心部、筋脉,会导致病人出现剧烈的疼痛、呼吸困难、心跳不齐等症状,需要配置‘金蛇解毒丸’,才能解毒……”

    “大师傅,金蛇解毒丸该如何配置?”世君问,一副虚心好学的模样。

    栝楼和紫夭相视一笑,不觉有些恍惚。

    她们曾经是天庭一对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冤家,没想到如今一起流落凡间,还一起做了一个凡人的师傅。

    造化弄人呀。

    ……

    “香茗雅叙”内,白茶、玄风、小青,以及聘请的一众店伙计正忙碌着招待往来的客人。

    茶楼内香气袅袅,琴音轻扬,高谈阔论之声此起彼伏。

    而在最大的雅室“水云间”内,气氛则更为静谧优雅,陆羽正为京兆尹及其同僚们展示着精湛的煎茶茶艺。

    雅室之中,文墨气息浓郁。

    壁上挂着名家字画,案上摆放着古朴的紫砂壶和精致的茶具。窗外的梧桐树叶随风摇曳,投下半影,宛若一幅水墨画。

    京兆尹身着官袍,威仪凛然,坐在主位上,眼神中流露出对陆羽茶艺的赞赏与期待。他的同僚们或端坐或侧身,皆显得兴致勃勃。

    陆羽一袭青衣,手执铜制的茶夹,信手拈来。他首先取出上好的茶叶,放入青铜茶鍑中,轻轻翻炒,使茶叶受热均匀,释放出淡淡的香气。

    随着茶叶逐渐展开,室内顿时弥漫出一股清幽的茶香,仿佛带着山林间的清新与露水的甘甜。

    接着,陆羽取来山泉水,倒入茶鍑中。水声如丝,悠悠入耳。他用特制的竹扇轻轻扇动,使火力适中,不致于使茶汤煎得过热而失去细腻口感。火候掌握得恰到好处。

    待到茶汤色泽微变,泛起金黄的光泽,陆羽便从容地将茶鍑离火,让茶汤在余温中慢慢沉淀,凝聚茶香。

    然后,他以极富仪式感的动作,倒出第一泡茶汤弃之不用,以示洗净茶叶中的尘埃。

    随后,他再次斟满茶鍑,这一次,他将茶汤细心地倒入每个茶盏中,盏盏皆是七分满,留有余地,以显敬意。茶盏轻转,茶汤微微晃动,泛出涟漪。

    京兆尹及同僚们接过茶盏,细细品尝。只见他们闭目嗅香,细啜慢饮,品味其中的丰富层次与韵味。

    茶香入口,似有松风带雨,又似溪流潺潺,让人顿觉神清气爽,尘嚣尽消。

    众贵人纷纷向京兆尹称赞道:“裴大人,令妹婿这泡茶茶艺,从未见过,虽过程繁琐,却充满仪式感,连带着这泡出来的茶汤味道都独特至极。”

    京兆尹觉得脸上特有面子,对陆羽道:“妹婿,你向各位大人介绍介绍你这泡茶有什么讲究吧?”

    陆羽起身,向京兆尹行了叉手礼,又向众人也行了叉手礼,道:“各位大人,这技法不叫泡茶,在下为它取了个名字,叫煎茶。”

    “煎茶?”众人来了兴致,因为此前从未听过。

    于是,陆羽向众位大人细心介绍道:“首先,煎茶所用之器,乃是特制的鼎、鍑等铜器,而泡茶多用瓷器、紫砂等材质的壶。

    其次,煎茶讲究火候,需以柴火慢烹,而火候大小需随茶叶种类、水量等因素灵活掌握。

    煮水时,通常要等到水出现‘鱼目’为最佳状态……”

    “等等等等,陆相公,何为‘鱼目’?”有人问。

    “乃是水泡。”

    众人“哦”了一声。

    陆羽继续道:“再者,煎茶过程中,需时刻观察茶汤变化,按照茶的品种与个人口味,适时加减火力。而泡茶则更多是注水后等待一定时间即可,相对简单。

    另外,煎茶还需‘洗茶’,即先用热水冲泡一遍,然后弃去初汤,以去除茶叶表面的尘埃及苦涩味。

    最后,煎茶注重茶汤色、香、味三者的统一,追求茶汤的甘甜醇厚,因此每次煎出的茶汤都是独一无二的。而泡茶则更便于日常饮用,快捷方便,每种茶的特点也较为稳定……”

    陆羽说完,再次向众人深深行了个叉手礼。

    贵人们纷纷对京兆尹道:“裴大人,圣上亦是爱茶之人,令妹婿此等煎茶技艺,应当要被圣人知晓啊,明珠不可埋没。”

    裴兆尹在心里打定主意,等圣人避暑归京,他一定要上疏圣人,向他引荐陆羽,推荐这煎茶茶艺。

    “圣人喜欢蒙顶山茶,不知陆先生今日为我等煎茶用的可是蒙顶山茶?”又有人问。

    陆羽耐心作答:“蒙顶山茶中因制作工艺不同,又分为黄茶、红茶、绿茶等,今日,在下为众位大人煎茶所用茶叶是蒙顶石花,蒙顶石花产自蜀地雅州,采用‘三炒三晾’的制茶工艺,使制出来的茶叶外形呈现出扁平状,类似花瓣,煎茶后汤色黄碧,香气纯鲜,味甘隽永。”

    众位大人听着陆羽细细道来,纷纷颔首,各个都显得文质彬彬。

    “那这蒙顶石花是属于什么茶类?”

    “绿茶,”陆羽道,“圣人喜欢的蒙顶甘露也属于绿茶,蒙顶黄芽则属于黄茶类。”

    “陆相公对茶如此深谙,不知师从何人?”

    “在下打小跟着龙盖寺的智积住持学茶。”

    “想必智积大师也是位高人妙人……”

    水云间内,男人们高谈阔论,而白茶则在另一间茶室“听雨轩”内陪着裴夫人等贵妇人们品茶。


  (https://www.dingdiannn.com/ddk60119256/36705664.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