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白茶传说 > 205.第205章 鹦鹉求偶

205.第205章 鹦鹉求偶


第205章  鹦鹉求偶

    季兰哭得凄惨,陆羽又不断恳求,白娘子见状,心怀怜悯,决意施以援手。

    她取出细针密线,轻柔地为季兰缝合断指,手法之娴熟,宛若春风拂柳,令人赞叹。

    旁侧,陆羽目不转睛,心中紧张得如同绷紧的琴弦。他是白娘子的夫婿,只听闻自己的娘子在长安城里开堂坐诊,医术为人称道,但还是第一次见自家娘子救人。

    眼前的景象委实让他惊叹不已。

    白娘子的针法宛如天工开物,每一针每一线,皆透露着不可思议的匠心独运。

    随着最后一针的落定,白娘子轻吹一口气,那断指竟似得了灵气,缓缓愈合。这一口灵气,陆羽是看不见的。

    季兰惊喜交加,连忙拱手作揖,感激涕零。她试着活动手指,发现不仅恢复如初,甚至比从前更为灵活。

    陆羽忍不住拍掌叫好,赞道:“娘子,你真是华佗再世,妙手回春呀!”

    白娘子微笑摇头,“哪有人这么夸赞自己家娘子的,也不嫌害臊。”

    说着,收拾了医药箱,走出季兰的房间。

    陆羽忙追她出来,屁颠屁颠的。

    他们身后,季兰的目光渐冷。

    她把目光落向自己的左手,三根断指已经接好,季兰没想到白茶会替她治伤。想来,陆羽在她心中分量极重,陆羽关心的人、想要做的事,白茶都会尽力满足。

    季兰知道,如今的白茶,陆羽就是她的软肋。

    而她,要做陆羽的软肋。

    ……

    小青和玄风连夜劈柴,两个人难得阵线统一。

    “姐姐糊涂呀!怎么可以替那个狐狸精治好断指?”小青愤愤不平,砍柴刀泄愤地劈柴。

    玄风道:“你没看姐夫那个担心劲吗?为了姐夫,只好治咯。”

    “为了姐夫才不应该救。”

    “为何?”

    “你想,在这人间,哪个凡人能有断指再接的医术?再好的医师也做不到啊!她接好了狐狸精的断指,只怕会给自己惹来麻烦,会遭姐夫猜忌。姐夫会怀疑她的,姐夫今夜是没有回过味来,回头生出疑惑,姐姐就遭殃了,我总觉得这事不简单……”

    玄风看了小青一眼。

    第一次觉得这条蛇聒噪得有道理。

    “没事,姐姐还有我们呀,有我有你,有茉茉有莉莉,我们不会让姐姐有事的。”

    “那两只茉莉花精呀?还是算了吧,她们俩才多少道行。”

    “你又才多少道行?”

    “你……就不能和你交好!”小青扔下砍柴刀,瞪了玄风一眼,走了。

    这么多柴只能他自己一个人劈了。

    玄风看着眼前堆成小山的柴禾,这要劈到猴年马月呀!

    手一挥,施下一张法网,那堆柴禾就劈好了。

    睡觉睡觉去!

    玄风抬头看看天空,夜幕低垂,苍穹如洗,繁星点缀其间,若隐若现。明月高悬,宛如一轮玉盘,洒下银辉,给人间披上一层梦幻的轻纱。

    星辰与月亮相互辉映,如同珍珠散落在墨蓝的绸缎上,构成夜空中最璀璨的图案。

    凉风徐来,吹拂着树梢,发出沙沙之声,似乎在诉说着夜的秘密。

    远处的山峦在月光下轮廓分明,近处的花草则沐浴在月色之中,透出一种静谧而祥和的氛围。

    一道靓影在广寒宫中翩翩起舞,那分明是嫦娥。

    袅娜的身姿,令玄风这只修炼成仙的鹦鹉,在月夜中感受到了内心的悸动。

    他的目光转向二楼,透过窗纸,看到了姐姐和姐夫温馨的身影。灯光下,两人的影子交缠着,充满了恩爱的气息。

    这幅景象触动了玄风的心弦。

    他怎么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悸动,糟了,难道被那条蛇说中了,到了求偶的年纪?

    怎么可能?他是神仙呀!

    难道是在凡间呆的时间久了,沾染了凡尘之气?

    内心的冲动驱使玄风化作鸟形,在白府花园里乱飞,飞着飞着就一头扎进一扇打开的窗子中。

    季兰见猛冲进来一只鸟,吓了一跳。

    而那鸟已经在她面前开始跳舞:

    他的舞蹈动作滑稽而夸张,时而扭动着身躯,时而扇动着翅膀,时而蹦跳着脚步。他还不时地发出婉转的鸣叫声,似乎在诉说着自己的爱意。

    季兰的尖叫声成功将白府所有人都吸引了过来。

    白茶和陆羽穿着睡袍赶到季兰屋子时,正看到一只鹦鹉追着季兰跑,那鹦鹉异常兴奋地唱着歌,一边唱一边梳理自己的羽毛……

    而季兰身上只穿了件肚兜。

    白茶看到眼前情景,愣住。

    “府里怎么突然飞来一只鹦鹉?”陆羽嘟哝。

    而白茶赶紧拿了一件衣服披在季兰身上。

    “我把这只发情的鹦鹉赶出去!”小青特别兴奋,三两下就抓住了鹦鹉的尾巴,提溜出了屋子。

    小青提着鹦鹉到了园子里,只见那鹦鹉用翅膀遮住自己的脸,似乎有些羞涩。

    小青见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果然到了求偶期,让我去给你找只母鹦鹉来配对。”

    “你有病啊?”鹦鹉冲小青叫了一声,飞出白府,飞得无影无踪。

    小青冲着空中叫了几声:“喂!”

    鹦鹉也不见回来,倒是白茶从季兰屋子里出来。

    “玄风呢?”白茶问。

    “跑了,姐姐我去找他吧!”

    “倒也不用,他不是三岁小孩,知道回家的路。”

    何况玄风还是只神鸟。

    今夜出了这样的事,玄风心里肯定很难过,认识他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出这样的丑吧?

    非礼一个女子,玄风怎么会突然干这样的事呢?难道真的在凡尘久了,沾染了凡尘俗气,本不该出现的求偶期出现了?

    白茶心里打了疑问,想着今夜让玄风自己静静,明日见到他,再细细询问。

    季兰屋子里,陆羽给季兰递过来一杯暖茶:“喝一口安安神。”

    季兰接过,娇弱可怜地道了句:“谢谢鸿渐。”

    “你以后叫我陆羽,或者陆相公,我已经不是鸿渐了,我有了新名字,陆羽。”

    听了陆羽的解释,季兰心头五味杂陈。

    “你的手没事了吧?”

    “能动了。”季兰把手伸到陆羽跟前,三根手指都能动。

    陆羽松一口气:“多亏了白茶的一手好医术。”

    “是啊,白娘子的医术好得不像凡人,断指再接,凡人哪有这样的本事?鸿渐……陆羽,你说白娘子她有没有可能不是凡人呀?”

    “那会是什么?”

    “精怪?”

    陆羽哈哈大笑:“季兰,你是不是被那只鹦鹉吓傻了,娘子她怎么会是精怪呢?就算她不是凡人,我想她也会是个人美心善的神仙。”

    季兰悻悻然撇撇嘴。

    “季兰,时候不早了,你好好休息。”

    “陆羽你别走……”

    “怎么了?”

    “我一个人害怕。”

    “那只鹦鹉已经被小青赶走了,别怕别怕。”

    “可是……”

    “我让小青来陪你睡吧。”

    也是,他已成婚,孤男寡女,怎么可能由他来陪她睡觉呢?

    “那不用了,我觉得青娘子比那鹦鹉更可怕。”

    季兰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陆羽摇摇头道:“季兰,小青虽然看着脾气不太好的样子,但实际上她和她姐姐一样,内心很善良的……”

    陆相公竟然在夸她。

    和白茶一起站在门外的小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所以以后你对你姐夫好点。”白茶冲小青一笑。

    “知道了,姐姐。”小青难为情地咬住唇。

    “季兰,你早点睡,如果你实在害怕一个人睡,我让茉茉和莉莉来陪你睡吧。”

    “陪得了夜晚,陪得了白天吗?你们白天都去茶楼了,还是留我一个人在白府,陆羽,我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也想去茶楼帮忙。”

    季兰可怜巴巴地乞求陆羽。

    这个要求不过分,但陆羽说:“我得征求一下娘子的意见,明日我和娘子说说,她同意了,你就去。”

    陆羽说着走出屋子,并替季兰带上了房门。

    季兰气得跳脚。

    一跳脚,蕊玉的元神就从季兰身体里跌了出来。

    季兰觉得左手手指一阵钻心的疼,她皱紧了眉头,忍不住轻轻揉捏着那三根受伤的指头。疼痛让她无法集中精神,龇牙咧嘴。

    “你竟然砍断我的手指!”她突然憎恨这个占据她身体的男人。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看没有断指,你的陆相公会回来看你吗?你这个笨女人,他连你能不能去茶楼端盘子都要征求他娘子的意见!他早已不是你的鸿渐了。”

    蕊玉的话让季兰悲从中来,眼泪簌簌而落。

    蕊玉话锋一转:“不过你也不用难过,他移情别恋也不是故意的,是被迷了心智,都是那白娘子使他鬼迷心窍,若是凡人女子,哪有这样的本事?论美貌她又赢你几分?论温柔,他未必及你。”

    “所以她不是凡人吗?”季兰疑惑道。

    “弱是凡人,怎么能帮你断指再接?她根本就不是人!不止她不是人,她身边的那些个都不是人,什么小青、玄风、茉茉、莉莉全都不是人,你的鸿渐掉入一个妖精陷阱里了……”

    “那该怎么办?”

    “所以你得救她呀!揭穿那些妖精真面目,让陆羽看清他们的原形,远离他们,陆羽就能回到你的身边来了,陆羽是属于你的,现在被一只茶树精迷住了……”

    “你是说白娘子是茶树精?”

    “不然呢?你的鸿渐为什么闲着没事干,要开什么茶楼呀?还不是被那茶树精古惑?”

    “那该怎么办?”

    “男人若被妖精迷惑,轻则神魂颠倒,重则性命堪忧。初时,或梦寐不安,夜半惊醒;或日思夜想,茶饭不思。

    久之,精气耗尽,形容枯槁,犹如行尸走肉,生不如死。

    甚者,迷失本性,举止怪异,亲友不识,沦为笑柄。更有甚者,被妖精引入歧途,身陷囹圄,祸及家人。

    你想想你的鸿渐从前是怎么对你的,现在又是如何对你的,他现在对你这么绝情绝义,就是已经着了茶树精的道了,季兰,只有你能救他了……”

    “我要救他!我要救他!不能让鸿渐被茶树精害死!”季兰声音发抖,情绪激动,双目血红。

    “好,让我们一起搅黄他的茶楼,他们开不了茶楼,陆羽就不会再被茶树精迷住了。”

    “搅黄他的茶楼!”季兰喊起来。

    蕊玉满意地笑了。

    ……

    玄风婴鹉飞啊飞,飞到了一座上,一个偏僻的山洞中。

    他原本想要独自静静地待一会儿。

    山洞里阴暗潮湿,墙壁上趴着许多蝙蝠,它们在黑暗中倒挂着,似乎在享受这份宁静。

    玄风在山洞中瑟瑟发抖了一夜,心中的孤独和寂寞让他更加焦躁不安。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只蝙蝠,黑乎乎的身体,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幽光。

    玄风忍不住飞到蝙蝠前,跳起了求偶舞。

    蝙蝠们:“……”

    蝙蝠们惊呆了,它们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舞蹈,更无法理解玄风的意图。

    蝙蝠们从墙上一只只掉落,狼狈地爬起来,瞪大了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跳舞的玄风婴鹉。

    “你有病吧?”蝙蝠们骂道。

    玄风婴鹉羞愧难当,无地自容,只好飞出山洞,逃离了这个尴尬的场景。

    出了山洞,玄风婴鹉听到猫头鹰在叫,他又飞到猫头鹰跟前跳求偶舞。

    然而,猫头鹰也不是什么善茬,它对玄风婴鹉的行为感到极为不满:“你这是干什么?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这里来跳舞!”

    玄风婴鹉无言以对,只好再次飞离。

    他的心情愈发沉重,感到自己简直是小丑。

    这时,天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玄风婴鹉停在一棵大树上,望着远方的天际,心中充满了迷茫和无助。

    一只喜鹊飞到玄风婴鹉跟前,玄风婴鹉立即跳起求偶舞……

    斑鸠飞来了,玄风婴鹉跳求偶舞……

    孔雀飞来了,玄风婴鹉跳求偶舞……

    鸟儿们:“你有病吧?”

    各种鸟儿飞过来,玄风婴鹉都要跳求偶舞,玄风婴鹉苦恼不已,却停不下来。

    他想变回人形,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了。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玄风婴鹉在心里呐喊,鸟儿们看见他更加起劲地扇动翅膀,舞姿更加妖娆了……


  (https://www.dingdiannn.com/ddk60119256/36705654.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