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白茶传说 > 213.第213章 又遇谢郎君

213.第213章 又遇谢郎君


第213章  又遇谢郎君

    苕溪之畔,草堂数楹,幽然而立。此处偏安一隅,远离尘嚣,近傍清流,四周环以翠竹青松,自然之景,美不胜收。

    正是夏日,阳光透过树梢斑驳其光,如金似玉,洒落于溪面,泛起层层微波。溪水清澈见底,石子在水中犹如宝石般闪耀,游鱼穿梭其间,悠游自在。

    草堂门前小径铺以青石,弯曲通往竹林深处。堂内陈设简单,有木榻一张,供学者休憩;案几一具,上摆文房四宝,供学者挥毫泼墨。壁上悬挂着草堂主人手书的对联,字迹苍劲有力,句意深远含蓄。

    此刻,草堂主人并不在家。

    草堂内只听到孩童们的欢声笑语。

    孩子们或围坐在草堂内,或在溪边捞鱼戏水,或在菜地里助农事,领略劳作之辛苦。

    白茶原本可以用法力先探到陆羽下落,可是恁她和紫夭、栝楼他们使用法力上天入地寻找,陆羽又和那些年一样,杳无踪迹。

    为首的孩子看着眼前这群人风尘仆仆,怪辛苦的,想了下道:“这样吧,我们将茶水拿出来,送给各位娘子和郎君喝,你们别进草堂就行。”

    谢清昼露出一笑,恭敬有礼:“白娘子。”

    “那可不行,我们爹爹不在家,不能放陌生人进来。”

    听说昔日好友不见了,谢清昼也很着急,可是他已经按照白茶的建议,努力靠近佛门,红尘中事也不太好热心。

    再生父母,不过如此。

    小青一惊,抬头见白茶走了过来。

    小青闻言,脸上泛起一抹红晕,如同晨曦中的桃花,羞涩而又娇艳。她低下头,轻声回道:“谢郎君过誉了,西湖美景自然天成,小女子怎敢与之比美?”

    一行人也回过头去看那人:

    临安城里,街市繁华,人群熙攘,商贾云集,货殖通衢。东南之都会,风物之盛,不亚于京师长安。

    夜幕很快降临。

    这青年居士不是别人,正是谢清昼。

    于是,送了诸多医书典籍给世君,嘱咐他从今往后自食其力。

    两人相视而笑,彼此的心似乎更加贴近了。谢清昼伸出手,轻轻握住小青的手,他们的手指紧紧交缠,如同两颗心紧密相连。

    白茶已准备,一夜之后启程,继续寻找陆羽下落。

    “白娘子,接下来有何打算?”谢清昼问。

    白茶想到,世君一个凡人,在长安城是个已死之人,的确没法生活。

    孩子们很快取来茶水,用小小的茶瓮装了,几个孩子抬着,里头飘着一只木勺。

    几人喝了茶水后,旅途劳顿一扫而空。

    他低声说道:“小青,无论是春风拂面,还是秋雨绵绵,我都愿意与你共度时光,一起赏这世间的繁华与静谧。”

    说着激动扑向那青年居士。

    天空突然下起了雨,西湖更显得朦胧诗意,烟雨蒙蒙中,山色空蒙,水色悠悠,如同丹青水墨,淡雅而不失华美。

    于是,一行人车马兼程,终于抵达临安府。

    白茶已经认出来青年居士是谁,而小青直接喊了起来:“郎君!谢郎君!”

    皎洁的月光如水银泻地,悄然洒在屋顶、树梢,也洒在溪流的微波上,泛起点点银光。小溪边的蛙鸣此起彼伏,与远处偶尔传来的牛羊归笛声交织成一曲田园晚歌。

    另一些抱着几只碗。

    茉茉、莉莉姐妹俩就站在不远处的回廊下看着她,小青走过去说道:“你俩可得替我保密,之前在长安,帮着季兰害我,导致我们三个都入了大狱,是白茶姐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咱们仨救了回来,关键是害得陆相公失踪,你们俩可不能再闯祸了。”

    此时的断桥,似断非断,别有一番韵味。

    “白娘子接下来打算去何处寻找陆羽?”他已经接受鸿渐改名陆羽,成为白娘子夫婿的事实。

    “郎君!”小青唤他。

    白茶明白,小青四百年后,会在钱塘,也就是此时的临安与她宿命中真正的白娘子相见,她不过是想提前去探看。

    小青心满意足从谢清昼的屋子走了出来。

    到了门口,为首的大孩子用木勺从茶瓮里舀了茶水,一碗一碗分给门外几人。

    “我……什么都做了。”

    白茶等人入了城,但见青砖黛瓦,飞檐翘角,楼阁亭台,错落有致。市井之中,百货充盈,绸缎铺、陶瓷行、茶肆酒楼,以及各色摊贩,皆人声鼎沸,喧嚣非常。街头巷尾,不时可闻琵琶琴瑟之声,悠扬入耳,勾人心魄。

    小青知道不好,这个和她谈情说爱的谢清昼并不是真实的谢清昼,他的心智被她的妖法控制,但是小青不服气。

    “我们长途跋涉,渴了饿了,想借你们的草堂歇脚。”白绿渐变色衣裳的女子说道。

    “因为你是妖呀!人妖殊途,你身上的妖气终究会害死谢郎君的,你现在告诉我,你都对谢郎君做了什么了?”

    也行,也许会在临安碰到陆羽,也未可知。

    倒也是个方法。

    “他会怎样呀?”

    谢清昼背着行囊出现在大家面前,白茶不解:“谢郎君又要出外化缘?”

    竟是救命恩人来访,谢清昼又惊又喜,忙将白茶一行迎进草堂。

    “我们又不是坏人!”青衣女子快人快语,想要硬闯了。

    “你说呢?”

    “非也,我已决定跟随你们一起去找陆羽。”

    孩子们都已入睡,整个草堂陷入安静。

    两只鹰在天空中盘旋,它们的翅膀在阳光下闪耀着银色的光泽,展翅高飞的姿态自由而傲然。

    “姐姐,咱们已经身处江南东道,湖州此去不远就是临安,姐姐不如……”

    她的发髻斜插着一枝翠花,眉目间透出几分俏皮,几分温婉。

    为首的孩子说道,其他孩子纷纷附和。

    “小青!”

    小蛇绿色的,黑暗中闪着幽绿的光。

    “天大地大,我也不知道。”

    他猛然睁开眼睛,不知何时,怀里已经多出了一个美女。

    白茶看着远处的天际,蔚蓝的天空如洗,阳光明媚而不刺眼,洒下温暖的金色光辉。天空中几朵洁白的云彩悠闲地飘浮着,它们的形状不断变化,时而聚成一片,时而又散开,让蓝天显得更加深邃广阔。

    谢清昼只觉油油的、凉凉的,一条什么东西钻入了被窝。

    白茶不由蹙眉。

    世君给了她一个含笑的眼神。

    小青紧握着谢清昼的手,柔声回应:“谢郎君,有你相伴,便是风雨兼程,我也愿意。此生能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两岸杨柳依依,湖水轻拂堤岸,微风徐来,让人心旷神怡。湖中偶有画舫缓缓驶过,船上或传歌舞之声,或闻笑语欢声,宛如人间仙境。

    女子们身着素净的行衣,虽经长途跋涉,却无损她们的温婉之态。男子则显得气宇轩昂,尽管尘埃覆衣,仍不减其风采。领头的是一位身姿高挑的女子,她眉目之间透着温婉之气,一身白绿渐变色衣裳,清理脱俗。

    孩子们竞相起身,一窝蜂涌向门扉。其中最年幼者捷足先登,伸手拉开了门栓。然而门外并非他们朝思暮想的爹爹归来,而是一群风尘仆仆的旅人,几位娉婷女子与两位英挺男子。

    自此,分道扬镳。

    见白茶神色凝重,小青追问:“姐姐,你不要吓我,谢郎君他不会有事吧?”

    “爹爹,爹爹,爹爹回来了!”

    那是一名青年居士,身着素雅的缁衣,腰间束着布带,头戴斗笠,足踏云履。他的打扮简洁而不失风雅,透出一股子书卷气。面容清秀,眉宇间隐含着几分坚毅之色,鼻梁挺直,唇红齿白,显得俊朗非凡。他的气质超凡脱俗,似乎与这尘世格格不入。

    “想要找到陆羽。”白茶面色凝重。

    谢清昼道:“陆羽也是我的朋友啊!他在成为你的夫婿之前,可先是我的朋友。”

    谢清昼的决定让白茶意外,不可理解。

    烟雨蒙蒙,甜言蜜语,一切就像梦中。

    于是,白茶,紫夭、栝楼、珊瑚,并着玄风、小青、茉茉莉莉姐妹花,再加上谢清昼,一行人,队伍很是壮观,集体出发。

    这样的安排,倒也合适。

    “会妖气缠身,尔后殒命。”

    离开长安,一路寻找陆羽,阴差阳错竟到了湖州。没有找到陆羽,反倒在苕溪草堂偶遇谢清昼。

    茉茉、莉莉自知理亏,拼命点头。

    白茶起来时,苕溪草堂已为大家准备好了早饭。

    “可是姐姐都能和陆相公成婚,夫唱妇随,为何我不可以?”

    一行人没有在城里入住,而是下榻在了西湖畔的客栈。

    此人好生面熟。

    断桥上站着一男一女两道身影,白茶透过窗子,定睛看去,竟是小青和谢清昼。

    白绿渐变色衣裳的女子拉住了她:“小青,不可无礼。”

    “你们在干嘛?”一个男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孩子们一愣,继而欢腾起来。

    两人相对而立,目光交汇,似乎整个世界都静止了。湖面上的微风轻轻吹拂,带来几缕清凉,也带来了小青裙摆的轻舞。谢清昼微微一笑,那笑里藏着无数诗篇的温文尔雅,他轻声道:“小青,你今日又是如此美丽,仿佛西湖边的景色都失了颜色。”

    “爹爹回来了!爹爹回来了!”

    这时候世君就站了出来,向着白茶行了个叉手礼,道:“白娘子,承蒙您和青娘子搭救我,一直都无以为报,那长安城我也回不去了,我跟着三位师父也学到了不少医术,想就在此安家,刚好在苕溪草堂落脚,也可以帮着照顾这些孩子。”

    谢清昼的房门底下,一条蛇从小洞中游了进去。

    小青身着一袭青衣,如碧波荡漾,轻盈地踱步于断桥之上。

    推开客栈窗户,就可见湖光山色。

    “小青,你觉得这样真的好吗?”

    “诸位施主,何以至此?”领头的大孩子问道。

    孩子们纷纷从草堂跑出去,围住了那男子。

    此青年在孩童中犹如鹤立鸡群,不单因他那出众的外貌,更因他身上散发出的那份恬淡和智慧。即便是在这偏僻的苕溪草堂之中,他也宛若一颗璀璨的明珠,吸引着周遭的目光。

    鸡啼、天亮。

    前途漫漫,世界之大,不知该往何处去。

    “姐姐……”

    谢清昼想要推开她,一阵烟雾喷在了谢青昼脸上,谢清昼昏了过去。

    草堂内外,灯笼轻摇,橙黄的灯光投射在窗纸上,绘出温馨的剪影。

    谢清昼问起陆羽后来是否有去找白茶,得知陆羽与白茶结为夫妇,不禁感到惊讶,又听说陆羽失踪,更加意外。

    谢清昼则一身白衣,如雪中梅,清逸脱俗,他手中抚着一本诗集,似乎在默诵着古人的诗句。

    “爹爹不在家,不能进来。”

    白茶心头一咯噔,“你竟然在我眼皮子底下还能闯下这些祸事来,也是我失察了,谢郎君突然提出要随行,我就该想到不对劲的。”

    “白云飞,谢谢你。”小青在心里对世君说道。

    尽管年纪轻轻,他的举止却沉稳有度,语声温和而不失坚定,一双眸子清澈如水,仿佛能洞察人心。他行止之间自有一番从容不迫,既不张扬亦不卑微,给人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

    她从地上一直游到了床上。

    爹爹不在,他就是一家之主。

    “那这些孩子怎么办?”白茶指着草堂里的孩子们。

    小青抬起头,眼中闪烁着晶莹的光彩,她轻轻摇头,嘴角含笑:“谢郎君的甜言蜜语,真是让人招架不住。不过,我更喜欢郎君的诗才,每当吟诵之时,心中便生出无限向往。”

    两人行为举止甚是亲密。

    谢清昼走近几步,目光深情地凝视着小青,声音温柔如水:“在我眼中,西湖再美,也比不上你的一丝一毫。你就像是这湖中的一朵荷花,清新脱俗,不染尘埃。”

    这时领头的孩子听到外头有拍门声,便道:“是不是爹爹回来了!”

    这梦,终究被一声呼唤切断。

    白茶却是手一挥,谢清昼就被她一道法力送回了客栈。

    “啊!”

    白茶不理会小青,转身兀自回客栈,而小青急忙追上:“姐姐,那该怎么办呀?谢郎君不能死啊!”

    “你自己闯下的祸自己收拾烂摊子。”白茶没好气道。


  (https://www.dingdiannn.com/ddk60119256/36705646.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