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白茶传说 > 223.第223章 报恩

223.第223章 报恩


第223章  报恩

    市集里人声鼎沸,各种吆喝声此起彼伏。

    卓老三穿梭在人群中,眼睛锐利地寻找着最实惠的肉菜摊位。他凭着多年赶集的经验,很快便买到了物美价廉的猪肉和新鲜的蔬菜。

    想到爹妈下地辛苦,卓老三决定今晚要让他们吃上一顿丰盛的晚餐。

    卓老三一手提着肉菜,一手紧握着紫夭给的剩下的通宝,心里泛起一丝暖意。

    他踏过村头的石板小桥,沿着熟悉的泥土小径,回到家中。到家,卓老三立刻动手忙碌起来。

    他将猪肉切成块,放入滚烫的油锅中翻炒,肉香四溢;他又将蔬菜洗净切好,准备做几道清爽可口的小菜。厨房里烟雾缭绕,卓老三的身影在其中忙碌而有力。

    晚饭时分,爹妈满身疲惫地从地里回来,推开门却闻到一股诱人的饭菜香气。他们走进屋内,只见桌上已经摆满了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不由得惊讶不已。

    “老三,这是怎么了?你哪来的钱买这么多菜?”母亲不解地问。

    卓老三笑了笑,将自己如何帮紫夭背药,得到这十个通宝的事娓娓道来。

    他讲述的语气平淡,却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自豪。

    爹妈听着卓老三叙说如何帮人背药挣来了十个通宝,不解很快爬上了他们的眉梢。

    “老三啊,”爹爹吧嗒吧嗒抽着旱烟,眼神里透露出一丝疑惑,“你背一趟药,那人给你这么多钱?这事透着些古怪,该不会是……”

    母亲也显得不安起来:“对呀,老三,这世上没这么好赚的钱,人家为啥无缘无故给你这么多通宝?”言下之意,担心这钱来得不明不白。

    卓老三理解爹妈的担忧,他赶紧解释:“我也觉得奇怪呢,可我问了紫夭娘子,她说这是她的一点心意,我推脱不掉,她也坚决不要回去。”

    “心意?”爹爹眉头紧锁,“你确定她没什么别的要求?这钱咱们不能稀里糊涂地就收着。”

    “我已经问过好几次了,紫夭娘子说只是因为我帮了她的忙,没有其他的意思。我看她神情诚恳,不像是有什么恶意。”卓老三努力让声音显得坚定,希望打消父母的顾虑。

    母亲还是不放心,“这样吧,老三,这钱我们先帮你收着。以后你娶媳妇的时候再用。”

    “娘,我还小,娶媳妇的事哪能轮到我。再说,哥哥们都有媒人来说亲,家里现在又……”话未说完,卓老三突然停住,似乎触及了什么敏感的话题。

    屋里顿时沉寂下来,爹爹那场病让家里的积蓄几乎都花光了,还欠下了外债。娶媳妇的事确实是遥不可及。

    爹爹叹息一声,自责地说:“是我拖累了你们,老大老二的婚事都耽误了……”语气中满是无力和歉疚。

    这时,卓老三看着父亲那张日渐憔悴的脸,心中涌起一股决然,“爹,您别这么说。我会多干活,多赚钱。哥哥们的婚事,我也会尽力帮忙的。”

    母亲看着眼前这个懂事的小儿子,不由得眼眶红润,“老三,你已经做得够多了,难为你有这份心。”

    “我们是一家人嘛。”卓老三的话简单朴实,却像是夜空中最亮的星,指引着这个温暖的小家在未来的日子里共同面对困难。

    卓老三不知道,他的日子正要一天天好起来。

    茶老板王山河摔断了腿,先是找了望海里一个私人医馆治疗,骨接好了,走路却一瘸一拐。王山河财大气粗,又找了“栝紫珊草堂”看治,那位紫夭娘子帮王山河的腿骨重新打断,又重新接续,不知道用了什么稀奇古怪的汤药,王老板的脚竟然恢复如初,甚至他一个六旬老叟走路竟然跟小伙子一样快了。

    王山河酬谢了紫夭很多银钱。

    又按着记忆,找画师画下那日将自己背下山的少年的画像,让下人带了画像满大街去寻找。

    “如果不是那位身板挺直的小伙子背着我下山,我恐怕早就没命,他是我救命恩人,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他。”王山河对着手下们吩咐着。

    然而,数日的搜寻并没有结果,下人们失望而归,无人认出画像上的少年。

    “老爷,这画上的人似乎不在市井之中,恐怕我们难以找到。”一个仆人小心翼翼地向王山河回报。

    王山河叹了口气,约好了紫夭,上门复查,只能前往草堂复查先。

    草堂内,紫夭一边替王山河复查腿脚,已无大碍,无意中看到王山河身上携带的画像,画中少年英挺而憨厚,紫夭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是您老什么人?”紫夭好奇地问王山河。

    “我的救命恩人,就是这少年将我从山上背下来的,否则任你紫夭娘子医术再高,老朽恐怕也早就在山上一命呜呼了。”

    “这不是前些日子背药的那位少年,叫卓老三的吗?”栝楼也认出了卓老三。

    “你们认识这少年?”王山河激动不已,“可知道他家住哪里?”

    紫夭道:“我知道他家在哪里,他就住在天竹村里!”

    王山河一听此言,喜出望外。

    紫夭将卓老三的家庭住址告诉了王山河,王山河忙准备一份厚礼以表感谢。

    “多谢姑娘指点,我定会重重答谢那位小兄弟。”王山河激动地说着,立即着手准备了一份丰厚的礼物。

    不久后,王山河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天竹村。村民们见此阵仗都十分惊讶,纷纷猜测发生了什么事。

    王山河找到了卓老三的家,见到了那个在画中见过千百遍的面孔。

    “你就是那位背我下山的少年吧?我是王山河,特来向你表示感谢。”王山河热情地上前握住了卓老三的手。

    卓老三有些害羞,但还是礼貌地回应:“王老爷过奖了,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

    王山河将带来的厚礼递给了卓老三:“这份礼物虽然不能全部表达我的感激之情,但还请你收下。”

    卓老三的父母也被这一场景感动了,他们知道儿子做了一件大好事,也为他感到骄傲。

    消息迅速在村里传开,全村的人都为卓老三感到高兴。卓老三的善行不仅赢得了王山河的尊重和感激,也让他在自己村里立下了良好的名声。

    但是很快麻烦事就来了。

    自从王山河送给卓老三那份厚礼后,宁静的天竹村便起了波澜,让卓老三家成了众矢之的。

    “老三他爹,你家现在是富得流油了,借点给我吧,我保证会还的!”村里的二狗子涎着脸,搓着手,一副讨好的模样站在卓家的门口。

    老三爹妈面对这样的请求,心里五味杂陈。他们本想将这笔钱存起来,留给卓老三将来娶亲用,没想到村里人闻风而动,纷纷上门借钱。

    “二狗子,不是我们不愿意帮忙,这钱是王老爷送给老三的,我们要留给他娶媳妇用的。”老三娘尽量把话说得委婉。

    “哼,有了钱就翻脸不认人了!”二狗子不满地嘟囔着,转身离去。

    这样的场景在卓家一再上演,每当夜幕降临,老三的爹妈总是在灯光下长吁短叹。他们不想因为钱财与邻里结怨,但也无法满足所有人的欲望。

    不久,另一波村里人又蜂拥而至,这次他们的目的更加直接——提亲。

    “老三啊,我家闺女长得如花似玉,手艺又好,嫁给你准没错!”李大娘笑眯眯地拉着女儿的手,仿佛已经在规划着婚礼的细节。

    老三的爹妈对此更是头疼不已。他们知道,这些提亲的人并非真心为女儿着想,而是看中了老三手中的那笔钱。

    “李大娘,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是婚姻大事,还得老三自己拿主意。”老三的爹语气坚定而又礼貌地回绝了李大娘。

    随着时间的推移,卓家的处境越发尴尬。村里的气氛也逐渐紧张起来。老三的爹妈为了保护儿子,不得不时刻提防着那些贪婪的目光。

    还好,卓老三不必继续在村里呆下去了。

    从前,他救了王老爷,现在王老爷来救他了。

    那天,天竹村的清晨迎来了一阵不同寻常的喧嚣。

    “老三,出来一下!”一个激动的呼唤打破了早晨的宁静。

    卓老三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走出门来,只见父母正与一位衣着华丽的六旬老叟交谈。那老叟正是王山河,他身后随从手中提着的礼物尚未放下,便已引得邻居们探头探脑。

    “卓小弟,我想邀请你去我的茶行工作,不知道你可愿意?”

    卓老三的父母一时被这突如其来的好运弄得有些手足无措。他们知道,这份工作对家境困难的卓老三来说无疑是一次难得的机遇。

    “王大人,您的茶行是在哪里?”卓老三的父亲小心翼翼地询问。

    “在城里,是我做买卖的地方。我看你儿子聪明伶俐,一定能很快上手。在那里工作,可比在这里种地要轻松多了,而且收入也稳定。”王山河笑着说。

    卓老三心中波澜起伏。他的确早就想出村闯荡,以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没想到机会真的就这么来了。

    “老三,你要是愿意,我可以给你安排个好位置,还会给你优厚的待遇。”王山河的话很诚恳。

    村里的人都羡慕地看着卓老三,能有这样的机遇确实是难得。

    “我……我愿意去试试。”卓老三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他知道这是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他不能放弃。

    看着儿子一脸坚定的表情,父母知道他们不能再说什么。尽管心里不舍,但他们更多的是为儿子高兴。

    “那就这么说定了,过几天我会派人来接你。”王山河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做了个正确的决定。

    终于,王山河如约派来了车辆和随从,把卓老三接到了望海里的茶行。那里繁华热闹,人潮汹涌,与天竹村的宁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茶行里,卓老三勤奋好学,很快就熟悉了工作流程。他聪明能干,不久便得到了王山河的赏识,逐渐在茶行中站稳了脚跟。

    卓老三在王山河的茶行已经工作了有些日子,他勤奋好学,深得茶行老板王山河的赏识。然而,最近这段时间,茶行里的气氛却变得沉闷起来。一向豁达的王山河,也开始显得愁眉不展。

    那天,卓老三见王山河独自坐在茶室里,面前摊着一些账本和订单,不停地长吁短叹。他轻轻走过去,低声问道:“老板,您看起来很烦恼,是不是茶行出了什么问题?”

    王山河抬起头,苦笑一声:“老三啊,你来得正好。我也不想瞒你,这段时间我们茶行的生意确实不景气。很多老客户都跑去找陆羽的‘香茗雅叙’下订单了。”

    “陆羽?是那个传说中的制茶大师吗?”卓老三记得在望海里听过这个名字。

    “没错,就是他。”王山河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他研发了一种全新的白茶制作技艺,这种加工工艺制作出来的白茶,和红茶、绿茶、乌龙茶、黄茶那些茶类完全不同,香气独特,口感清雅,深受顾客喜爱。我也曾想去拜师学艺,但实在是拉不下这张老脸。”

    “为什么这样呢?”卓老三不解地问。

    王山河苦笑着摇了摇头:“都是自尊心作祟吧。上次我听说陆羽掌握了这种新的制茶技术,就想去偷学几招。结果不仅没学到,反而在下山的时候摔了一跤,把腿给摔断了。这件事在同行业中传为笑谈,我这张老脸算是丢尽了。”

    听到这番叙述,卓老三不禁觉得有些同情。他知道王山河是个傲气的人,这次的打击对他来说肯定非常难以接受。

    “老板,我们不能就这样放弃。茶行生意不好,我们可以想办法改进。”卓老三鼓励道,“您有没有试过跟陆羽大师合作,或者学习他的技艺呢?”

    王山河摇了摇头:“我之前太过自负,没有把握住机会。现在想要去求教,却又觉得无从下手。”

    “那让我去吧。”卓老三突然说道,“我愿意代表茶行去向陆老板学习制茶。我相信,只要我们诚心诚意,陆羽一定会愿意传授我们技艺的。”

    王山河被卓老三的热情所感染,眼中闪过一丝希望:“你真的愿意去?”

    “当然,为了茶行,我愿意。”卓老三坚定地回答。

    “可同行是冤家,陆羽不可能愿意教授的。”

    “不让他知道我是咱们茶行的人,不就好了?”卓老三提议。


  (https://www.dingdiannn.com/ddk60119256/36705636.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