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白茶传说 > 226.第226章 元宵铁枝

226.第226章 元宵铁枝


第226章  元宵铁枝

    抬阁,又叫铁枝。

    没看过铁枝,就不算过元宵节。

    这是望海里的风俗。

    在灯光的照耀下,三台华丽的铁枝花车惊艳亮相。这三层楼高的铁枝宛如云端中的瑶台,伴随着乐队的旋律,时而直线行进,时而交叉回旋,宛如夜空中飘动的景色,如梦如幻。

    铁枝连续举办三天,每晚三台。

    每晚的铁枝主题各不相同,今夜展示的是“蟠桃会”。

    高高的铁枝上,小演员们顶着精美的妆容,身着各种扮相的服饰,手持道具,频频挥手,恍若世外仙人,在清风拂动中,飘然超逸,精美绝伦。

    “是的,我守护这里已经三年了。”柳湘叹息一声,“三年前,我不幸溺死在这里,成了水鬼。现在,我需要找到一只新的鬼来替代我,我才能去转世为人。”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水面上疾驰而来,正是白茶仙子。她的身姿轻盈,仿佛水中的精灵。

    三太子低下头,不敢与龙女对视:“姑姑,我只是想把这个女人带回去审查。”

    “可是…这样不太好吧?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粗犷声音有些犹豫。

    姚四娘子感到自己被冰冷的河水包围,她努力挣扎着想要浮出水面。然而,她的手脚依然被捆绑着,无法自由活动。她感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

    “不用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男子似乎看穿了她的思绪,微微一笑,从怀中取出一些食物递给她,“你一定是饿了,先吃点东西吧。”

    男子坦然笑道:“不管你信不信,并不是我抓的你。”

    姚四娘子缓缓地恢复了意识,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全身上下无法动弹。她惊恐地发现自己被装在一个麻袋里,手脚都被捆绑得严严实实的。

    为何如今又放了她?

    “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柳湘看出了她的担忧,轻声安慰道,“我会帮你离开这里,回到人间。”

    “那是谁?难道这片水域还有别的鬼?”

    “你真的不走吗?你真的不走的话,恐怕就走不了了……”鬼话音落,眼前就出现一道身影:

    东海龙宫的三太子,一身战甲,手执长戟,威风凛凛地挡在了姚四娘子的去路上。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不容置疑的威严,仿佛是这片海域的绝对主宰。

    铁枝之艺,融机巧、衣冠、画饰诸般工艺于一体,非众手难以成事。

    次之乐部,古风桐山什锦或南曲频奏。

    姚四娘子接过食物,确实是饿得厉害。她小心翼翼地吃着,而男子则静静地看着她,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放心,咱们找个远点的地方卖掉,没人会找到的。再说了,她现在被捆绑在麻袋里,根本不知道是谁抓的她。”另一个声音阴险地说。

    表演队伍,分列有序,首列牌灯,有双燈高悬,上题联句,与铁枝之义相映,俗谓燈联。

    两人的打斗激烈异常,海水翻腾,波涛汹涌。这场战斗惊动了整个东海龙宫,无数的海族生物纷纷躲避,不敢靠近。

    这一切发生得如此突然,以至于周围的人都没有察觉到姚四娘子的失踪。

    观者塞途,欢声笑语,熙熙攘攘,蔚为壮观,而不轨之徒也趁机混在队伍中,偷鸡摸狗,拐带妇女儿童。

    那鬼说着,径自游走。

    “会的。”

    “鱼灯”多取鱼形造灯,寓意年年有余;

    还有“街头小调”,俚曲小唱,随口吟哦,令整个望海里都更添热闹。

    姚四娘子心中默默祈祷,希望能够有人发现她的踪迹,救她脱离这个险境。

    “住手!”龙女的声音如同雷霆一般响起,瞬间压过了战斗的喧嚣。

    游着游着,回头,见姚四娘子竟然紧随其后。

    三太子和白茶仙子同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们转头看向龙女,眼中都露出了一丝惊讶。

    “别费力挣扎了,女人。你越挣扎,只会让自己更痛苦。”那个冷笑的声音似乎察觉到了她的动作。

    乐师常隐于布幄之内,随步伴行,此幄名“十锦棚”。

    姚四娘子被三太子紧紧抓住,她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自己束缚,无法动弹。她的心中涌起了一股绝望,难道自己的命运就此终结吗?

    “大哥,咱们要小心一点,别被人发现了。”粗犷声音提醒道。

    水鬼柳湘虽然曾是这片水域的守护者,但在三太子面前,他的力量显得微不足道。一掌拍飞水鬼,三太子的动作干脆利落。

    “你醒了?”男子的声音如同水波一般柔和,却透着一股淡淡的忧伤。

    “并没有。”

    “大哥,这个女人怎么办?”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

    每年元宵节,伴随铁枝一起表演的,还有各种渔家民俗参与踩街,同台竞艳,共襄盛举。

    “真的吗?”姚四娘子的眼中闪过一丝希望。

    “我叫柳湘,是这片水域的守护者。”男子忽然开口,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形的重负。

    “守护者?”姚四娘子疑惑地抬头。

    姚四娘子听到这里,心中更加恐慌。她努力想要挣脱束缚,但绳子紧紧地捆住了她的手脚,让她无法动弹。

    “非鬼,亦非人。”

    男子说着,转身就要离去。

    铁枝分为“文枝”与“武枝”两种形式,今晚演绎的“蟠桃会”是一台经典“武枝”,突出武打表演场面。整台铁枝活灵活现,众仙栩栩如生,恍若人间天堂。

    姚四娘子的意识再次从黑暗中浮现,她的身体微微颤抖,感受到了湿润而寒冷的触感。她的耳边传来了水声和橹声,这让她意识到自己可能被歹徒带到了一只小船上。

    “当然。”柳湘微笑着点头,然后转身向洞口游去,“跟我来吧。”

    “审查?”龙女冷笑一声,“你以为这是你的地盘吗?放了她!”

    三太子无奈地松开了姚四娘子,退到了一旁。

    在海面上,龙女与白茶仙子相认,她们回忆起过去的往事,感慨万千。而姚四娘子则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她们的对话,心中充满了感激和敬畏。

    姚四娘子心中一紧,她知道自己陷入了危险的境地。但她并没有放弃希望,她决定保持冷静,等待机会逃脱。

    姚四娘子便是这受害者之一。

    只见“车鼓亭”以车载巨鼓,伴以鼓吹手操槌击节,声震里巷;

    “线狮”舞者操纵精细木偶狮,以丝线牵引,翩翩起舞;

    “跑旱船”的则仿舟楫水上行,而于陆上为之,扮舟子梢公者载歌载舞;

    “踩高跷”者,绑长杆于足,身姿矫若游龙,行走如风;

    “连灯”则以彩灯相连,形成璀璨长龙,光影流转;

    棚之四隅,各垂绶球一颗,四周绣以戏曲故事,观之益彰其美。

    “咱们把她卖了还钱吧。”另一个声音回答道。

    姚四娘子解释道:“我区区凡人,岂能在水中来去自如,想来我亦是只鬼了,还如何回去?不如与你一道面对。”

    姚四娘子听到这里,心中不禁涌起一股莫名的情绪。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不想成为替代品,但她也不想柳湘永远被困在这里。

    然而没有,姚四娘子被再次敲晕了。

    龙女转向白茶仙子,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白茶仙子,别来无恙。”

    卓老三去买冰糖葫芦,姚四娘子则完全沉浸热闹中。突然一个歹徒悄悄地接近了她。在人群的掩护下,歹徒成功地将姚四娘子掳走,带离了这片喧嚣的节日现场。

    “从这里出去,你就可以回到人间了。”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舍。

    “放心吧,我已经打听清楚了,这个地方没人会来的。”另一个声音自信地回答。

    两个男人开始行动起来,他们抬着麻袋走出了屋子。姚四娘子只能感受到颠簸和晃动,无法判断自己被带往何处。

    望海里靠近大海,是渔乡,铁枝是渔乡人的“传家宝”。

    “龙三太子,你这是在做什么?”龙女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斥责。

    姚四娘子不知道自己何时昏厥。

    “能否告知我,那人到底是谁?”

    而长安来的姚四娘子是第一次看铁枝表演。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龙宫中走出,正是龙女。她的容颜绝美,气质高雅,身着一袭金色的龙鳞战甲,显得威武不凡。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了风声雨声。狂风呼啸,暴雨倾盆,仿佛天地间都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船只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可能沉没。

    龙女点了点头:“是啊,已经有上千年了。当初如果不是你救了我,我可能还被困在那个恶龙的梦境之中。”

    三太子冷笑一声,不屑地打量着眼前的女子:“你又是谁?敢在我面前放肆!”

    “我会留在这里,继续等待我的替代品。”柳湘苦笑一声,准备转身潜入水中。

    她试图挣扎,但麻袋紧紧地束缚着她的身体,让她无法动弹。她的心中涌起了一股恐惧,不知道这些歹徒要将她运往何处,又将她怎样处置。

    “好吧,那咱们赶紧动身吧。”粗犷声音终于同意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已经成了水鬼?”姚四娘子心中惊疑不定,她的心跳加速,双手不自觉地摸向自己的脸庞,确认这一切是否真实。

    “既然如此,你又为何要将我抓来?”姚四娘子实在不解。

    白茶仙子没有回答,她只是轻轻地挥动着手中的仙杖,一道道光芒在水中闪烁,与三太子的长戟相撞,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放开她!”白茶仙子的声音清冷,如同冰霜一般刺骨。

    方圆百里的人都要赶到望海里来看热闹。

    姚四娘子警惕地后退了一步,她不确定眼前的这个男子是友是敌。

    姚四娘子紧随其后,两人在水中穿梭,最终来到了一个光线明亮的出口。柳湘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

    姚四娘子一惊,越发不能轻易走掉了。

    “因为抓你下来的并不是鬼。在水中,鬼只是弱势群体。”

    白茶仙子微微一笑:“龙女,好久不见。”

    “那你呢?”姚四娘子忍不住问道。

    姚四娘子不放心道:“既然如此,那你要是放走了我,那人会不会找你算账?”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白茶仙子淡然说道。

    歹徒们惊慌失措,他们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恶劣天气。他们急忙解开了姚四娘子的麻袋,将她扔到了水中。

    姚四娘子并不害怕,她想白茶仙子一定能够来救她的。她默默地祈祷,希望白茶仙子能够感应到她的困境,前来救她。

    “可是…她的家人会不会找上门来?”粗犷声音还是有些担心。

    说完这句话,龙女挥动着手中的龙鳞战甲,化作一道金光,将姚四娘子和白茶仙子包裹其中。三人一同飞出了海面。

    “怕什么?咱们只是还债,又不是做坏事。再说了,这女人长得还挺漂亮的,应该能卖个好价钱。”另一个声音冷笑着说。

    就在这时,一个长发白衣的男子从洞外的水中游了进来,他的动作轻盈而优雅,仿佛水中的精灵。他的面容清秀,眼神深邃,带着一丝不属于人世的寂寞。

    鬼:“……”

    鬼看着姚四娘子,觉得她磊落坦荡大气,倒也可爱。

    意识缓缓浮现,在一阵模糊之后,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昏暗的洞穴里。四周是粗糙的岩石壁,洞顶滴水成河,叮咚作响。她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双脚竟然不受控制地飘浮着。她低头一看,惊讶地发现这个洞穴中竟然全是水,而她,就在这片水域之中,呼吸自如。

    龙女看着姚四娘子,眼中闪过一丝慈悲:“这个女孩,我会亲自送你们离开东海。”

    抓来,不就是让她代替他成为这片水域新的水鬼吗?

    “那……”

    整个街头各色人等纷至沓来,或执乐器,或披戏服,或挑灯笼,或舞彩旗,穿梭于街巷之间,争奇斗艳。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她一个凡人,听着两个神仙讲述上古轶事,实在是惊心动魄,趣味盎然。

    “如今我在太姥山上盖了座大院子,开了大茶厂,龙女要不要去逛逛?”白茶发出邀请。

    龙女不假思索就答应了:“好啊!”


  (https://www.dingdiannn.com/ddk60119256/36705633.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