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白茶传说 > 234.第234章 榷茶不利

234.第234章 榷茶不利


第234章  榷茶不利

    白茶、陆羽目送玄风张开鹦鹉的大翅膀,载着姚四娘子和卓老三向着长安城出发,而茉茉、莉莉就地一转,化作两团绿色光球,瞬间也飞得无影无踪。

    这让陆羽突然怀念起从前当神仙的日子,不由露出羡慕的神色。

    “好久没有在天上飞了,再也没机会在天上飞了。”

    陆羽话音落,一旁白茶便噗嗤一笑。

    她把手放在陆羽后腰上,抓着他的腰带轻轻一提,陆羽还没回神,人已经跟着白茶到了天上。

    晕晕乎乎,晕晕乎乎。

    风在耳旁呼呼而过。

    “啊,娘子,我怕我怕我怕……”

    陆羽紧紧抱住白茶。

    白茶忍不住大笑,昔日那个威风八面的天界第一美男神也有这么怂包的一天。

    白茶意念一使劲,脚下已经多了一块舢板,陆羽这才得以问问踩在舢板上。只不过这块舢板不是在海水中乘风破浪,而是在天上腾云驾雾。

    随着舢板飞得越来越安稳,陆羽也渐渐习惯,不再战战兢兢,握着白茶的手,开始享受在天上飞的感觉。

    反正白茶是不可能让他摔的,他是她的官人呀,她怎么舍得让他摔?摔坏了她不就要守寡吗?

    陆羽渐渐自得,白茶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便故意吓他几吓,许多次放开了他手,陆羽果然摇摇晃晃,差点摔下舢板去,吓得直叫。

    白茶则哈哈大笑。

    舢板在空中飞行,就像漂浮在云端的一片茶叶。

    随着舢板的升空,陆羽看到了人间的风景:翠绿的山川、蜿蜒的河流、繁华的城镇……这一切都让他目不暇接。

    他如今已经是凡人了,实在有太久太久没有以这种俯瞰的视角看人间了。

    舢板越飞越高,陆羽和白茶的视线逐渐被一片汪洋大海所吸引。

    从空中俯瞰,大海宁静而神秘,波光粼粼,仿佛隐藏着无尽的秘密。突然,他们看到了一群海盗正在抢劫一艘商船,船上的船员和商人陷入了绝境。

    船员和商人们面如土色,绝望之情溢于言表。他们明白,海盗的残忍和贪婪是不会有任何怜悯之心的。船长紧握着船舵,眼中充满了不甘和愤怒,但他知道,以他们微薄的力量,根本无法与凶残的海盗抗衡。

    商人们蜷缩在角落,双手紧紧抱住自己的财物,但他们也清楚,这些金银财宝在生命面前显得如此微不足道。他们的家庭、梦想和未来,都在这一刻变得岌岌可危。

    海盗们的嘲笑声和嘶吼声充斥着整个船只,他们的贪婪目光在每一个人的身上扫过,仿佛在挑选着下一块肥美的猎物。船员和商人们心中的恐惧如同寒冰般刺骨,他们知道,这可能是他们生命中最后的时刻。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意外的光芒划破了海面的黑暗,白茶仙子从天而降。

    “哦,哦,我的天,天使降临!”

    阿尔贝特喃喃喊着。

    阿尔贝特从香茗雅叙下了订单,载着满船的白茶返回自己的墨洛温王朝,船只在大海上行驶了不知几天几夜,不幸遭遇了海盗。

    白茶从天而降,解救了一整条商船的人,让阿尔贝特直以为自己是做梦。

    经此一役,阿尔贝特坚信,白茶是神女,而船上载着的白茶是神茶,他更加有了迫切的心情,要把这样的神茶带回自己的王朝造福自己王朝的子民。

    白茶解决阿尔贝特的海难,再次飞到天上与陆羽汇合。

    陆羽坐在舢板上,整个人神色紧张,眼睛紧紧盯着下界。

    白茶不解,顺着陆羽的视线向下看去:

    山间的宁静被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和愤怒的喊声打破。官府的士兵如同饿狼扑食,四处搜寻着茶农和茶商。他们的行动残忍而高效,任何被发现藏匿茶叶的人都会被毫不留情地拖走。

    “这是咱们辛苦一年的收成啊!”一名老茶农跪在地上,双手死死抱住自己的茶叶,泪水与泥土混合在一起。但他的哀求无人理会,那些冷漠的士兵只是一把将他拉开,连同茶叶一起带走。

    茶商们也未能幸免,他们精心准备的货物被没收,多年的经营毁于一旦。

    “我们何罪之有?”一位中年茶商怒吼着,他的双眼充满了血丝,但面对锋利的长枪,他也只能无力地被捆绑起来。

    村民们聚集在一旁,愤怒与恐惧交织在每个人的脸上。他们的生活与茶叶息息相关,如今却因为官府的垄断政策,看着自己一年的希望化为泡影。怨声载道,却无人敢于公然反抗。

    除了怨声载道,还是怨声载道。

    “娘子,那是何处,那些茶人好可怜,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陆羽揪心地问白茶。

    “官人,我们不如去看看吧。”

    二人说着,白茶施法,带陆羽降落人间。

    二人降落的地方是雅州境内。

    在这里,他们听到了一个词:榷茶制。

    有人向圣人提出榷茶之利,道是实行榷茶制度后,朝廷通过对茶叶的专卖和征税,可以显著增加财政收入。

    由于茶叶生产的大发展,物资变得丰富,商人通过榷茶可以致富,而朝廷在出现财政危机时,通过效法禁榷制度,对茶叶征税,从而增加了国库的收入。若实行榷茶制,茶利在国家财政收入中将占显著比例。

    其次,榷茶制度还能使朝廷控制茶叶贸易,特别是与边疆民族的贸易。由于边疆民族依赖茶叶作为生活必需品,通过榷茶制度,国家不仅能够获得经济利益,还能够在政治上加强对边疆地区的控制。

    此外,榷茶制度还对商人进行了一定的限制。商人们需要向榷货务缴纳钱帛,换取茶券,又称交引,然后凭此券去指定的山场提取茶叶,再运往非禁榷地区出售。

    这样的流程不仅为朝廷提供了税收,也使得朝廷能够监管茶叶的流通过程。

    提出榷茶之利的人姓王,名叫广金。

    王广金出身于太原王氏的祁县房支,王广金本人博学多才,擅长文学,他的才华得到了圣人赏识,经历了多次升迁,擢进士,之后又举宏辞,再调蓝田尉。经过一系列的职务调整,如今已经成了李朝宰相。

    王相爷提出榷茶制,是从朝廷角度出发,充满了对统治者利益的维护,通过对茶叶的垄断来获取更多的财富,同时达到控制边疆的目的,但丝毫不考虑民间人士死活。

    榷茶制作为新鲜制度,圣人也不敢贸然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先找一两个试点推行看看。

    雅州便成了首当其冲的试点。

    为何?

    选择雅州作为试点的原因,因为这里是茶马古道的重要节点。在这里试点,可以有效地控制茶叶的生产和贸易,同时也便于实施茶马互市的政策。

    而且,圣人最喜欢蒙顶茶,以雅州为试点,责无旁贷。

    然而榷茶制在雅州却引发了民怨。

    原本,为配合朝廷的榷茶制,雅州茶商将八成蒙顶茶卖给朝廷,以助推榷茶制这一新鲜制度的落地推进,然而官府却要求所有蒙顶茶都卖给朝廷,百分百禁止私人交易,这样一来茶农、茶商的利益就受损了。

    官府对茶叶实行高度垄断,导致茶农和茶商无法自由买卖茶叶,还必须缴纳重税。这种剥削性质的政策限制了私人商业活动的发展,引起了广泛的不满和抵触情绪。

    自古官逼民反。

    雅州作为茶叶生产重地,茶农和茶商们无法以茶叶为生,生计难以为继,雅州也因此难以稳定,民怨积攒到一定程度,势必爆发,届时朝廷不安呀。

    而官府是不可能将雅州推行榷茶制的真实情况反馈到朝廷,到圣听的。

    他们为了乌纱帽,只会瞒报。

    一旦圣人觉得榷茶制在雅州推行成功,继而在全国推广,势必会影响到长溪白茶的发展。

    牵一发而动全身。

    举朝茶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这个责任,陆羽夫妇得扛起来。

    “官人,你如今就是个凡人,长安路途迢迢,你去了帮不了什么,反而碍事,不如就回长溪去。”

    陆羽听了白茶的大实话,委实有些委屈,但白茶说的是实话,他也无法反驳,只能听从照做。

    于是,白茶用舢板载了陆羽回长溪去,自己则招来一朵祥云,径自飞往长安。

    ……

    华清池,圣人正命宫女为贵妃准备沐浴之事。

    这里原本是太宗皇帝为疗愈战伤,寻得此地,建起汤池,到了圣人这一代,扩建成为皇家园林。

    圣人对华清池情有独钟,常常驾临华清池沐浴,如今他为他的爱妃杨玉奴赐浴。

    宫女们忙碌起来,她们轻手轻脚地准备着一切。香木焚烧,烟雾缭绕,使得整个华清池如同仙境一般。水面上漂浮着各色花瓣,散发着淡淡的香气。贵妃在宫女的搀扶下,缓缓褪去衣裳,露出白皙的肌肤,步入池中。

    水温适宜,贵妃轻轻闭上双眸,享受着水的抚慰。她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晕,仿佛是水中的花瓣映衬出的色泽。圣人坐在一旁,看着眼前佳人如花般绽放,心中不禁涌起深深的爱意。

    “娘娘,水温可好?”一名宫女低声询问。

    “正好。”杨贵妃轻声回答,声音如同泉水般清脆。

    圣人挥手示意,宫女们纷纷退下,只留下他与杨贵妃二人。他们相互凝视,眼中满是深情。圣人起身,走到池边,轻轻拉起杨贵妃的手,一同步入水中。

    水汽蒸腾,两人的身影在水中若隐若现,恍若神仙眷侣。这一刻,华清池不再只是皇家的温泉之地,仿佛是爱情的见证。

    如今她早已不是寿王妃,而是专房专宠的圣人的贵妃,谁能说她与圣人之间不是爱情呢?

    圣人说是爱情就是爱情。

    圣人还专门请了李朝最有名的诗人,为杨贵妃写诗: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这不是爱情,是什么呢?

    贵妃心满意足依偎在圣人怀里,而圣人拥抱着贵妃,也心满意足睡去。

    圣人一睡去,贵妃就睁开了眼睛。

    她离开圣人怀抱,从华清池中走了出来。

    随着她的走动,另一个身影从她身体内剥离出来,剥离出了另外一个人。

    蕊玉的打扮带着一股不羁的邪气,宛如黑夜中的魅影。

    他的皮肤苍白,透着一种病态的美,双眼深邃而幽暗,仿佛隐藏着无尽的秘密。一头长发故意搞成蓬松不羁的状态,随着他的步伐轻轻摇曳,给人一种难以捉摸的感觉。

    身穿一件黑纱,一条银色的链条缠绕在他的腕间,上面挂着一个看似古老且带有某种符号的吊坠,隐约散发出阴冷的光芒。颈间的装饰是一串串黑色的宝石,它们闪烁着如同夜色般的深邃光泽。

    脸上画上了夸张的黑色眼影和眼线,嘴唇涂抹了淡淡的黑色唇膏,既危险又迷人,像是来自深渊的夜之王子,充满了神秘和不可预知的魅力。

    蕊玉和杨玉奴回头看一眼华清池中昏睡的帝王,两人都露出不屑的笑容。

    两人手拉手,一起步入宫殿,轻纱在他们身后一层层放下来。

    如今,他们已经携手坐拥了李朝的荣华富贵了。

    他辅佐她成为李朝的贵妃,她的兄长们也跟着获利,封官加爵,贵不可言。

    她想对他说谢谢,他说没必要。

    因为她的肉身是他的宿主,他与她还用得着分彼此吗?

    他助她实现她想要的,爱情也好,荣华富贵也好,欲望也好,总之他一一帮他实现了,那么她也自觉贡献出自己的肉身,成为他在世上偏安一隅的载体。

    两人趁着圣人睡着的时刻,在华清宫内一起小酌一杯。

    现在,他们是知己,是伙伴,是最亲密的人,不分彼此。

    “榷茶令在雅州遇到了一点小麻烦。”蕊玉对贵妃说道。

    这榷茶令,与其说是王相爷提出来的,不如说是蕊玉借王相爷之口说出来的。

    至于王广金,不过是他们的一个傀儡罢了。


  (https://www.dingdiannn.com/ddk60119256/36705625.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