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白茶传说 > 236.第236章 裴旻

236.第236章 裴旻


第236章  裴旻

    裴旻站在宴会的一旁,他的眼神冷静而深邃,就像他在战场上面对敌人时的目光。

    他的拳头紧握,指甲几乎要嵌入掌心。

    在这个歌舞升平的宴会上,他显得格外突兀,仿佛一头在盛宴中孤独觅食的豹子。

    王广金的话语在他耳边回荡,每一个字都像是针扎一样刺痛着他的心。

    榷茶制,这个政策对于像他这样的武人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它不仅剥夺了他们这些边疆将士辛苦得来的利益,更是对他们为国家流血牺牲的一种否定。

    裴旻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然,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了。他的手悄悄摸向了腰间的剑柄,那是他的挚友,也是他的伴侣,在无数次的战斗中陪伴着他,从未离弃。

    宴会上的人们依旧沉浸在欢乐之中,没有人注意到裴旻的异常。他们举杯畅饮,夸赞着王广金宰相的政策,却没有人想到这一政策背后的代价是什么。

    裴旻的手紧紧握住剑柄,他的身体微微前倾,准备随时发起攻击。他的目光如同利箭一般射向王广金,那个满脸堆笑、自鸣得意的人。

    宴会上的气氛原本热烈而祥和,裴旻的剑舞更是将这场夜宴推向了高潮。然而,就在这欢声笑语之中,一场意料之外的风波悄然酝酿。

    王广金坐在主位上,满脸得意地接受着众人的恭维。

    他自认为榷茶制是自己的杰作,却不知这一政策早已在民间引起了激烈的争议。裴旻作为边疆的将领,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政策变动感到了深深的不满和愤慨。在他看来,王广金的所作所为无异于背离了大李朝的根本,损害了无数同胞的利益。

    偏偏这时候,王相爷还赐个裴旻一杯酒,作为他夜宴舞剑助兴的嘉奖。

    随着酒劲上头,裴旻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

    他想起了那些因榷茶制而生计艰难的百姓,想起了那些在战场上为李朝荣耀浴血奋战的将士们。他无法容忍王广金如此肆意妄为,决定采取行动。

    就在这时,宴会上的一个转场给了裴旻机会。他迅速而果断地拔剑,一剑刺向了王广金。这一剑快如闪电,准确无误地命中了目标。王广金负伤,一声惨叫划破了夜空的宁静。

    宴会上的宾客们惊慌失色,混乱中有人呼喊,有人四处逃窜。裴旻趁乱逃离了现场,消失在夜色之中。

    他的心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既有对于自己行为后果的担忧,也有对于王广金的愤怒和不齿。

    王广金虽然受了伤,但幸运的是并未致命。他颤抖着手指,脸色苍白,心中惊恐不已。他从未想过,裴旻竟敢在这样的场合对他下手。

    这一夜,长安城的月光显得格外冷冽。

    裴旻的剑影如同一道流星,划破了这场宴会的虚伪与繁华,也预示着一场暗流涌动的风暴即将来临。

    裴旻出身于一个将门世家。他的家族原本居住在河东闻喜,但后来迁移到了东鲁。东鲁是李朝文化和学问的重要中心之一,对裴旻的成长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不仅接受了严格的军事训练,还涉猎了广泛的文学和艺术。

    尽管家世显赫,裴旻并没有满足于安逸的生活。他选择了投身军旅,凭借自己的才能和勇气,逐渐在军队中崭露头角。他的武功高强,尤其是剑术,堪称一绝。

    他的剑法快速而准确,能够在百步之外射中飞鸟。

    这一夜,刺杀王相爷,裴旻匆匆逃离相府,心中到底有些惶惶不安。

    裴旻那些出生入死的战友中,有一位来自雅州的挚友,让他特别地挂念。

    这位挚友家中世代经营茶业,是当地有名的茶商。他们家族的生意一直做到长安,茶叶甚至远销西域。然而,随着朝廷新推“榷茶制”,一切的繁荣与安宁都成了过往云烟。他家因不满这一政策而提出质疑和反抗,结果被官府以各种罪名打压,家道中落,整个家族陷入了囹圄之灾。

    当这个消息传到裴旻耳中时,他心如刀割。在他的记忆中,那位挚友是个血气方刚的汉子,常对不公不义之事挥拳而出,满腔热血誓要为弱小发声。面对家族的遭遇,他不肯屈服,拒绝向官府低头,结果被安上了谋反的罪名,惨遭不测。

    得知挚友横死的消息后,裴旻怒火填胸。他无法接受这样一位光明磊落的好友竟死于非命。在他看来,这不仅仅是个人的悲剧,更是朝廷政策导致的冤案。他感到了深深的无力和愤怒,决定要为自己的挚友讨回公道。

    王相爷是推行“榷茶制”的主要人物之一,在裴旻看来,他就是这场悲剧的幕后推手。为此,他决定找王相爷复仇,为挚友以及所有受此政策牵连的百姓讨一个说法。

    裴旻假借为相爷舞剑之名混入相府夜宴,手持长剑,剑光如同流星划过夜空……

    夜风吹醒了裴旻的脑子,酒劲已经过去,裴旻开始后怕。

    王广金毕竟是李朝宰相,自己刺杀宰相的举动实在太过大胆,现场又有那么多目击者,只怕自己难逃一劫。

    裴旻拔出长剑,对着长空,就要刺入自己胸口,一道流光飞来,他手中宝剑哐当落地。

    “还不到山穷水尽,军爷何必如此?”

    一个女声。

    裴旻看过去,一个女子蓦地出现在眼前,不知从何而来,不知要去哪里,好像凭空出现。

    “杀了王相爷又如何,榷茶制继续推行,民不聊生,那军爷挚友的仇怎么能算报了呢?”

    裴旻见女子来者不凡,颤声问她:“你是何方神圣?我已刺杀了王相爷,不自裁也无法制止榷茶令推行啊。”

    “若军爷信得过我,我们不妨从长计议。”

    白茶说着,弯身从地上捡起宝剑,递到裴旻手中道:“军爷的剑可是李朝至宝,未来可是要受封,流传百事的,杀不值得的人脏了军爷的剑。”

    裴旻接过剑。

    不知为何,女子的笑容给了裴旻一种信任感。


  (https://www.dingdiannn.com/ddk60119256/36705623.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