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白茶传说 > 242.第242章 该生个孩子了

242.第242章 该生个孩子了


第242章  该生个孩子了

    陆羽、白茶几乎同时打了喷嚏。

    也不知道谁在想念他们俩。

    夫妻二人正在“香茗雅叙”接待完一批客人,成功签下了几笔订单,将客人们送走。

    姚四娘子和卓老三从长安城给他们寄来了信,汇报了“古御林”茶庄的生意情况。

    姚四娘子在卓老三的协助下,在长安城采取了一系列策略:一是精选上等长溪白茶原料,并采用传统与创新相结合的制茶工艺,确保茶叶品质卓越;

    二是通过与文人雅士的合作,进行诗词吟咏、书画创作等文化活动,提升茶庄形象,树立高端定位;

    三是利用长安城的繁华市场和丝绸之路的贸易优势,开展茶叶交易会,吸引国内外商贾;

    四是通过进贡皇室、结交官府等方式,获得朝廷上层的支持与推广,提高“古御林”的知名度;

    五是提供个性化定制服务,满足不同消费者的需求,建立忠实顾客群;

    六是注重顾客体验,提供优质的售后服务,使得好评如潮,通过口碑效应吸引更多消费者。

    通过这些策略的实施,“古御林”茶行很快在长安城立稳了脚跟。

    陆羽和白茶都很高兴,喂饱了那只送信的信鸽,又给了些锦囊,让信鸽带到长安去。

    夫妻俩都觉得姚四娘子能干,卓老三沉稳,这两个人配合做生意,真是天造地设一对。

    “这两个人不但合伙做生意是好搭档,八字也合得很,怕是有段好的姻缘。”白茶掐指一算,说道。

    但她到底不是掌管姻缘的喜娘,也拿不准,这姚四娘子和卓老三这辈子到底有没有牵红绳。

    “要不去找碧霞元君问问?”陆羽提议。

    碧霞元君如今在泰山,距离太姥山有点儿远,太姥山上就有一对月老,何必舍近求远呢?

    于是白茶、陆羽备了上好的白毫银针去夫妻峰找帆哥和娟妹。

    太姥之巅,双峰并蒂,如侣似伴,远眺其间,宛若天成画卷,两峰相依,低语细语,犹如久别重逢之人,情深意重。

    这便是夫妻峰了。

    此时已是日落时分,霞光映照,为夫妻峰披上绚烂嫁衣,暮色苍茫中,更显恩爱绵长。

    青松翠竹间,云雾缭绕,夫妻峰脚下山道两旁,男男女女,或单独或结伴,俱都跪拜在地,面向夫妻峰,神情虔诚,仿佛在进行某种古老的仪式。

    有游行到此处的客旅不明所以,好奇心起,便向一位正在膜拜的少女询问:“此乃何事?为何诸位如此恭敬?”

    少女起身,面带微笑,向那人解释:“尊驾不知,传说夫妻峰乃是一对有情人化身,他们的爱情坚贞不渝,历经千难万险,最终化作连理山峰,永存于世。是以,凡求姻缘者,皆来此地跪拜,希望能够得到夫妻峰的庇佑,觅得良缘。”

    客人听后,亦拉起自家夫人的手,一同走向夫妻峰前,俯身三拜九叩。

    “我们已得天赐良缘,今日之行,不为求取,只愿做证人。”夫妻俩人心中默默许下愿望: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就在此时,一阵轻风吹过,风中似乎夹带着细微的低语,宛如夫妻峰在回应他们的祈愿。在场的信众也感受到了这份温暖的气息,纷纷露出幸福的笑容。

    见到这一切,白茶和陆羽相视一笑,他们携手穿行于翠竹曲径,越过云雾缭绕的山岗,到了碧绿的龙潭湖边。

    湖光山色间,二人精心挑选了一块青草如茵的地方,摆下野餐垫,铺开了绣有花鸟的锦布,摆放上精致的点心与清香扑鼻的茶具。

    坐在龙潭湖畔,抬头便是壮观的夫妻峰。龙潭湖水波光粼粼,倒映着夫妻峰的倩影,又似是国兴寺的佛塔也在水面上闪烁着金光,为这静谧的画面增添了几分神圣的气息。

    白茶轻启红唇,浅啜一口清茶,眼中满是满足之色。陆羽则凝望着湖面的涟漪,心中暗自期待着帆哥和娟妹的到来。

    不久,夫妻峰的石头间,帆哥和娟妹的人影幻化而出,二人远远地就看见了陆羽和白茶,于是飘飘然从山巅下来。

    四人相聚于龙潭湖畔,围坐在野餐垫上,品茗论道。

    夕阳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在他们的肩上洒下斑驳的光影。

    白茶轻启话题,谈及茶叶的起源与流变,她的声音柔和而充满智慧,仿佛是远古山林中的一抹清风,吹拂过每个人的心田。陆羽接着叙述了他所熟知的茶道礼仪,他的言辞中透露出对这份古老艺术的尊重和热爱。

    帆哥、娟妹认真倾听,这是陆羽白茶夫妇来到太姥山巅定居之前,他们从未听过的话题。

    他们已孤独地在太姥山的石头里寄居数百年。

    陆羽夫妇关于茶的话题,就像湖面上泛起的涟漪,逐渐扩散开来。

    夕阳越来越柔和,一阵微风吹过,带起了水面的波纹和草地上的清新气息。四人静静地坐着,不再言语,只是用心感受着这份宁静和美好。此时此刻,时间仿佛凝固,所有的烦恼和尘世的纷扰都被抛之脑后,只剩下心灵的交汇和自然的和谐。

    夕阳西下,金色的余晖洒在湖面上,将一切都染成了温暖的色调。

    茶话会接近尾声,白茶便向帆哥、娟妹询问姚四娘子与卓老三的姻缘。

    帆哥、娟妹都道,命中注定,这二人之间确有一根红绳牵系。

    陆羽、白茶听了很是高兴,没想到卓老三那个孩子傻人有傻福,这辈子若能娶到姚四娘子,当真是天大的福气。

    龙潭湖的壁上,一只金龟蛰伏着,沉入水面。

    他可不这么想。

    他在湖水中,冷静而缓慢地游动,可是一颗心却早已炸了。

    他静静地浮在水面上,它的心中,却掀起了滔天巨浪。

    龟的眼前浮现出姚四娘子的靓颖,那一日姚四娘子将迷路的他送回国兴寺的情景历历在目。那时,春日的阳光透过新绿的叶缝,洒在山道上,和风带着桃花的香气。龟的心里,从那一刻起,便住进了一个曼妙的身影——姚四娘子。

    然而,情感的种子尚未来得及发芽,龟便得听到了这个让他如五雷轰顶的消息:姚四娘子竟然和卓老三命中有夫妻之缘。

    这一消息对于暗暗喜欢着姚四娘子的龟来说,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龟很生气,他决定要去长安城破坏这一切。可是,作为一个只能在国兴寺中修行的龟,他又怎能跑得了那么远?

    就在龟陷入绝望之时,龙潭湖底有了动静。

    是龙三太子出现了。

    “金龟,你为何如此愁眉不展?”龙三太子的声音如同水下的回声,层层叠叠地传入龟的耳中。

    龟讲述了自己的烦恼。龙三听后,邪魅一笑:“我可以帮你离开这里,去到长安城,去做你想做的事。”

    龟动心了。他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更何况是与龙三太子这样的角色打交道。然而,对姚四娘子的爱恋和对卓老三的嫉妒蒙蔽了他的判断。最终,他同意了龙三太子的条件,准备踏上一段未知的旅程。

    月黑风高的夜晚,龙三太子使用了他的法力,帮助龟逃离了国兴寺,向着长安城的方向奔去。在离开之前,龟回头望了望国兴寺,这里有他多时的修行和朋友,有教导他的明心住持。

    此刻所有的回忆都随着龙三太子的法力,渐渐淡出了龟的脑海。

    龟就要随龙三太子一起前往京都长安了。

    一个龟壳、四条短腿,这样的形象,就算爬到了长安城,也得不到姚四娘子的爱恋。

    “这有何难?”

    龙三太子朝着金龟一指,龟壳上刻着的神秘符文开始发光,闪烁着耀眼的光华。一股无形的能量从龟的体内涌出,环绕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光球。

    在这光球中,龟的身体逐渐变得模糊,仿佛即将消失在空气中。然而,当光球渐渐消散时,一个年轻的少年出现在了原地。他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眼眸深邃,面容俊朗。

    这个少年便是龟幻化而成的人形。

    龙三太子说:“你身上这身金衣太张扬,换件低调点的衣裳,还有得给你取个名字才好。”

    “请龙三太子赐名。”

    “金不换吧。”

    金不换向龙三太子拱手,两人就地一转,化作两道流光飞走。

    ……

    望海里的集镇,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人们挤在榜下,眼神炽热地盯着告示榜上那张贴得整整齐齐的布告。长溪县衙的名义,庄重而威严,布告上写着一则令人心动的消息:

    长溪茶商会的会长陆羽将举行收徒仪式,欲招募一批对制茶有兴趣的年轻人。通过考核者,有机会成为陆羽的徒弟,学习白茶制作的精髓。

    这消息如同一颗炸弹,在集镇上引起了轰动。

    陆羽,作为长溪茶商会的会长,他的白茶制作技艺早已名扬整个闽州,无数人梦寐以求能成为他的徒弟。而现在,这个机会竟然摆在望海里年轻人们的眼前,怎能不让人心动?

    大家踊跃报名。

    经过几轮筛选,最终有五十名年轻人获得了参加考核的资格。他们来自不同的背景,有的是茶农的子弟,有的是商贾的后代,还有的是普通的百姓。但他们都对制茶这门技术充满了热爱和渴望。

    第一轮考核,是对茶叶的基础知识的测试。考官们精心准备了一份试卷,上面涵盖了茶叶的种类、产地、采摘时间等基本知识。这一轮考核,旨在筛选出真正对茶叶有了解和热爱的人。

    第二轮考核,是实操环节。考生们被带到一片茶园,要求他们在规定的时间内采摘一定数量的茶叶。这不仅考验了他们的速度,更考验了他们对茶叶的辨识能力和采摘技巧。

    第三轮考核,是一场茶艺表演。考生们需要在众人面前展示自己的茶艺,包括泡茶、品茶、赏茶等环节。这一轮考核,旨在观察他们的气质、修养以及对茶文化的理解和表达能力。

    最后一轮考核,是与陆羽面对面的交流。陆羽亲自出题,询问考生们关于白茶制作的问题,考察他们对白茶的理解深度和创新能力。这一轮考核,是对考生们综合素质的全面检验。

    经过四轮激烈的考核,最终有十名年轻人脱颖而出,成为了陆羽的徒弟。他们中有的才华横溢,有的勤奋刻苦,有的独具匠心。他们将跟随陆羽学习白茶制作的技艺,传承茶技。

    陆羽看着这些年轻人,眼中闪过一丝欣慰。他知道,自己如今只是凡人,终究会老,会死,而这些徒弟将成为长溪白茶的未来,将这门白茶制作技艺传承下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望海集镇,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茶香。

    今日,是十名弟子拜入陆羽门下的大日子。

    在望海里老百姓的围观下,长溪县令亲临现场,作为见证人,仪式即将开始。

    陆羽穿着一袭素净的白袍,他的脸上带着和蔼而庄严的微笑。他站在一个用红绸搭成的高台上,背后是一幅巨大的白茶山水画,显得格外庄重而神圣。

    十名弟子身着统一的青蓝色长衫,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激动和期待。他们排成一排,跪在高台前,深深地向陆羽叩首。

    “弟子愿拜陆羽大师为师,学习白茶制作技艺,传承茶道文化。”他们齐声高呼,声音洪亮而坚定。

    陆羽微微点头,他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弟子,眼中闪烁着满意的光芒。他知道,这些弟子都是经过严格筛选和考核的,他们对白茶有着深厚的热爱和执着的追求。

    “你们愿意学习白茶制作技艺,我感到非常欣慰。”陆羽的声音低沉而有力,“白茶是长溪瑰宝,亦是李朝瑰宝。我希望你们能够将这门制茶技艺,发扬光大,让更多的人品味到白茶的魅力。”

    他手持一把精致的茶壶,轻轻地浇在每个弟子的头上,象征着他们将接受茶的洗礼,成为真正的茶人。然后,他将一枚小小的茶徽赠给每个弟子,这是他们成为陆羽徒弟的标志。

    仪式结束后,老百姓们纷纷上前道贺,他们对这些年轻的弟子充满了期待和希望。而长溪县令也上前来与陆羽握手,表示对他的敬意和支持。

    陆羽看着这些弟子们,心中充满了欣慰和期待。

    台下,白茶静静站在人群中,看着台上被人群簇拥的陆羽,她的脸上流露欣慰的笑容,眼角却微微湿润。

    从远古莽荒,走到这盛世李朝,这条路如此漫长,又弹指一挥间,恍然如梦。

    喧嚣之后,人群散去,风起天凉。

    白茶将一件披风披在了陆羽肩上:“官人,辛苦了。”

    白茶看见陆羽的脸上也有依稀的泪痕。

    夫妻二人从望海里的集镇,一直漫步到牛郎岗的海滩上。

    白茶抬头,忽然瞥见陆羽的眼角有了一丝鱼尾纹,心头一颤。

    “白茶,”陆羽牵住了白茶的手,“我有些害怕。”

    白茶的心揪紧了,她明白他为何要大批收徒,他是肉体凡胎,再不是天界百草园那个无所不能的陆羽神医了,而是会老会死的凡人一个。

    他不想让白茶制作技艺后继无人,就必须未雨绸缪,开始培养越来越多的白茶技艺传承人。

    他也不想离开她,她是神仙,而他是凡人,他们是不可能永不分离的。

    届时,他老了死了,她回天去,他们仙鬼殊途。

    “官人,我会永远跟着你,等着你,这一世过了,我就等你的下一世。”

    “下一世,谁知道我是什么,说不定我投胎成了别的物种。”陆羽此刻还能开玩笑。

    “下一世,我做了猪做了狗,你还要我吗?娘子,五百年太久,只争朝夕。我们是不是该生个孩子了?”


  (https://www.dingdiannn.com/ddk60119256/36705617.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