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白茶传说 > 247.第247章 赌

247.第247章 赌


第247章  赌

    在地界的一角,阴云密布,寒风呼啸。

    龙三太子手持龙鞭,这鞭子由龙之鳞片编织而成,闪烁着寒光。他站在姚子奕的鬼魂面前,眼中不带一丝情感,每一次挥鞭都带着雷霆之势,空气中响起了鞭子破空的尖锐声音。

    “啪!”的一声,龙鞭狠狠抽打在姚子奕透明的身躯上,使他痛苦地扭动,发出无声的惨叫。尽管没有血肉,每一次的鞭打都让他的灵魂颤抖,几乎要消散在这片幽暗的地界。

    姚子奕在被打后,明显感到了恐惧。他的脸上露出了痛苦和害怕的表情,眼神中充满了恐慌。他的身体微微颤抖,似乎在努力忍受着疼痛。

    “求求你,不要再打了!“姚子奕的声音带着哽咽,他的眼中闪烁着泪光。他伸出手,试图挡住再次挥来的龙鞭。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请你放过我吧!“姚子奕的声音越来越小,他的身体也开始慢慢下滑,显然是已经无法支撑住自己。

    在一旁,金不换已经吓得现出乌龟原形,并把脑袋缩进了自己的壳中。他的四肢颤抖,头上的双眼紧闭,不敢去看姚子奕被抽打的场面。他的心中充满了恐惧和同情,却又无力去阻止眼前的一切。

    龙三太子终于是打得累了,于是收起龙鞭,朝着地上的金乌龟踢了一脚。

    这一脚力道之大,直接将金龟踢出老远,穿越了云层和时空,最终落到地面上时,已经置身长安城。

    金龟化作人形,变成了一个英俊的青年。他站在长安城的繁华街道上,四处张望,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

    金不换自从跟随龙三太子来到长安城,便觉得这里的繁华与热闹非同一般,不是闽东南的长溪县所能比。

    他们在朱雀大街上也开了一家店,位于绝佳的地段,正对着“古御林”茶行。

    他们请来能工巧匠,将店面装修得富丽堂皇,又请来了名厨,开起了小酒馆。

    店面是小酒馆,地底下却大有乾坤,设立了一个大大的赌庄。

    这赌庄虽然设在地下,但布置得却是富丽堂皇,各种赌具一应俱全,赌庄里请来了长安城经验丰富的荷官,又请来了精通赌术的高手,在这里大展拳脚。

    长安城的夜色温柔而深邃,仿佛能吞噬一切秘密。

    在这繁华的都市中,龙三太子和金不换的赌庄如同一颗隐匿于地下的璀璨明珠,吸引着那些夜行的蛾虫前来扑火。

    姚四娘的两位兄长姚子陵和姚子渊,也未能抵挡住这份诱惑。他们因一次偶然踏入赌庄,便如同堕入了无底深渊,无法自拔。

    赌庄内,灯火通明,人声鼎沸。荷官的吆喝声、赌客的喧哗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首独特的夜曲。

    姚子陵和姚子渊穿梭在人群中,他们的眼中闪烁着贪婪的光芒,手中的筹码似乎就是他们的一切。

    然而,好运似乎并不常在他们身边。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输得越来越多,欠下的赌债也如同一座大山,压得他们几乎喘不过气来。

    在绝望之际,他们想到了一个极端的办法——盗窃妹妹姚四娘“古御林”茶行里的钱。

    因为姚四娘和卓老三的得力经营,“古御林”每日里生意兴隆,钱财自然不少。

    姚子陵和姚子渊精心设计了一场假账,企图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茶行的钱财转移到自己手中。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他们所愿。他们的计划很快就被卓老三和云娘发现了。卓老三是茶行的掌柜,为人正直,对茶行忠心耿耿;而云娘虽然年纪小,却聪明伶俐,在姑姑姚四娘的培养下早已独当一面。

    他们发现了姚子陵和姚子渊的异常行为,并开始暗中调查。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他们发现了姚子陵和姚子渊的秘密。他们震惊之余,决定将此事告诉姚四娘。

    姚子陵和姚子渊不会坐以待毙,于是有了绑架、发卖等戏码……

    顺利救回卓老三和云娘,姚四娘对两位兄长的行径愤怒不已。她无法相信自己的兄长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在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姚四娘决定大义灭亲。她亲自前往京兆府,将两位兄长的行为一五一十地告诉给裴兆尹。

    裴兆尹听闻此事后,立即派人将姚子陵和姚子渊捉拿归案。

    在审讯中,姚子陵和姚子渊无法抵赖自己的罪行,只能低头认罪。他们被关进了京兆府的牢房,等待着律法的制裁。

    龙三太子本就是邪神,他带金龟进京,本就是为了帮金龟破坏姚四娘子和卓老三,帮金龟迎娶姚四娘子的。

    别以为龙三太子安了什么好心,他就是纯粹无聊,想搅得天下大乱。

    他因白茶,被姑姑龙女赶出龙宫,正怀恨在心,而姚四娘和卓老三都是陆羽、白茶夫妇的弟子,他不能让他们安生,不能让他们在长安城里把茶行生意做强做大。

    他要破坏。

    安插两颗老鼠屎在“古御林”茶行,搅得姚四娘子和卓老三不得安宁,比自己亲自动手有意思多了。

    于是,龙三太子去幽都,截下正要投胎的姚子奕的魂魄,让他托梦给章氏,让章氏去游说姚四娘子放弃追究姚子陵和姚子渊的责任,若事情不成,龙三太子便不叫姚子奕投胎个好人家,让他下辈子做牛做马做猪。

    章氏未能游说成功,龙三太子便拿姚子奕出气,用龙鞭狠抽了姚子奕的鬼魂一通,姚子奕差点被抽得魂飞魄散。

    等鬼差找到姚子奕的魂魄时,他的魂魄已经不全,投胎为人也只能是个傻子。

    有一天,章氏在街头看到个乞儿,才五六岁,流着鼻涕,傻乎乎的笑,端着个破碗乞讨,便丢了几个开元通宝,以示宽宏大量仁德。

    此是后话。

    金不换正站在自家挂羊头卖狗肉的小酒馆跟前,对着相隔一条街的“古御林”茶行,露出艳羡的目光。

    金不换羡慕的人正是卓老三。

    “古御林”茶行内,卓老三和姚四娘子正在一起整理货架上的白茶。他们的动作默契而协调,仿佛已经演练了千百遍一般。

    卓老三拿起一盒白茶,轻轻地打开,一股清香扑鼻而来。他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他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些茶叶,放在手心中仔细观察。那些茶叶如同银针一般细长挺拔,散发着淡淡的光泽。

    “这些白茶真是上等的好茶。”卓老三感叹道。

    姚四娘子闻言,走过来凑近一看,也忍不住赞叹道:“确实如此,这些茶叶的品相极佳,泡出来的茶汤必定甘醇可口。”

    说着,姚四娘子拿起一只茶杯,放在鼻端轻轻嗅了嗅,然后说道:“这茶杯也是名家之作,与这些白茶相得益彰。”

    卓老三点点头,将茶叶放入茶杯中,然后拿起壶中的热水,缓缓地倒入茶杯。茶叶在水中舒展开来,如同一朵盛开的花朵。热水与茶叶相互交融,散发出一股清新的香气。

    “你来尝尝这茶的味道如何?”卓老三邀请道。

    姚四娘子微微一笑,接过茶杯,轻轻地啜了一口。她闭上眼睛,细细品味着口中的茶香。片刻后,她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茶的味道确实不错,清爽宜人,回味悠长。”

    两人相视一笑,继续整理着货架上的茶叶。他们的配合无比默契,仿佛已经融为一体。在这个小小的茶行里,他们共同经营着这份生意,也共同守护着彼此的幸福。

    看着那一幕的金不换脑子里跳出来四个字:夫唱妇随!

    不知何时,龙三太子出现在金不换身后,一把将金不换拉进了小酒楼。

    此时,酒楼里没有客人,地下赌庄倒是人山人海。

    ……

    长安城的夜色渐浓,星辰闪烁,仿佛为这繁华京都增添了几分神秘与浪漫。然而,在这美丽的夜晚,长安城最热闹的地方并非灯火辉煌的酒楼,而是隐藏于地下的赌庄。

    龙三太子拉着金不换穿过一道幽暗的走廊,便来到了赌庄的入口。

    门口站着两名身材魁梧的保镖,他们面无表情地审视着每一个进入赌庄的人。只有那些符合条件的人才能获得进入赌庄的资格。

    一旦进入赌庄,便会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这里空间宽敞,装饰豪华,金色的灯光映照在每一张赌桌上,使得整个赌庄都充满了富贵的气息。赌庄内人声鼎沸,各色人等汇聚于此,他们或衣着华丽、或神情激动,每个人都怀揣着自己的目的和期望。

    赌庄中央是一张巨大的百家乐赌桌,周围围满了赌客。荷官身穿红色制服,手法娴熟地洗着牌,每一次发牌都吸引着众人的目光。赌客们紧张地注视着手中的牌,心跳加速,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止在这一刻。

    不远处的骰宝桌也同样热闹非凡。一名身材娇小的女子正全神贯注地掷着骰子,她眉头紧锁,嘴唇微动,似乎在默默祈祷着好运的到来。周围的赌客们则紧盯着骰子的点数,欢呼声和叹息声此起彼伏。

    除了这些常见的赌博项目外,赌庄还设有一些特色赌桌。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张角色扮演桌。赌客们可以扮演各种神仙角色,通过掷骰子来决出胜负。这种新颖的赌博方式吸引了许多年轻赌客的青睐。

    在赌庄的角落处,还设有一个安静的区域——贵宾室。这里专门为那些身份尊贵、财力雄厚的赌客提供私密而舒适的环境。贵宾室内装饰豪华典雅,跑堂们态度恭敬有礼,为每一位贵宾提供个性化的服务。

    此刻,赌庄内的气氛热烈,赌客们的情绪也变得越来越激动。

    有人欣喜若狂地赢得巨额财富;有人则面如死灰地失去所有积蓄。在这里,金钱的流动如同潮水般汹涌澎湃,人们的贪婪与欲望得到了极致的释放。

    然而,在这繁华背后,也隐藏着无尽的黑暗与罪恶。有人为了追求刺激而沉迷于赌博;有人则因欠下巨额赌债而陷入绝境。赌庄成为了他们生活的全部,也成为了他们噩梦的开始。

    “心情不好,就在这里赌一局。”龙三太子对金不换说道。

    龙三太子穿着一袭青色的长衫,腰间系着一根玉带,显得斯文而不失华丽。

    可惜,这么美的一个人,却是个邪祟。

    “殿下,陪我赌一局如何?”

    龙三太子抬头看了金不换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好,那就请金老板赐教了。”

    金不换走到赌桌前,坐在了荷官的位置上。他拿起一副牌九开始洗牌。每一张牌九都像是被他驯服的精灵,在他的指尖跳跃。

    龙三太子也坐了下来,准备开始这场赌博。

    赌局开始了,金不换和龙三太子你来我往,斗得不亦乐乎。金不换的运气似乎格外的好,他每一次都能抓到好牌,而龙三太子则频频失利。金不换赢得越来越多,他的心情也越来越好,脸上的笑容如同绽放的花朵,越来越灿烂。

    随着赢牌的次数增多,金不换的心情变得异常兴奋,他感觉自己仿佛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包围着,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的,好像要飞起来一样。他的心跳加速,血液沸腾,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

    就在这时,他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幻觉。他看到自己赢得的赌注不再是金钱和宝物,而是变成了姚四娘子。姚四娘子身穿一袭红色的嫁衣,美丽动人,她微笑着向金不换走来,伸出了她的手。

    金不换呆呆地看着姚四娘子,他的心中充满了激动和喜悦。他伸出手,紧紧握住了姚四娘子的手,两人在幻觉中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他们拜堂成婚,互相交换了誓言,成为了夫妻。

    然而,幻觉终究是幻觉,当金不换清醒过来时,他发现自己仍然坐在赌桌前,而姚四娘子也不见了踪影。他的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失落感,这一切都只是他的幻想而已。

    这场幻觉让金不换对姚四娘子产生了更深的思念,并有了心痛的感觉。


  (https://www.dingdiannn.com/ddk60119256/36705612.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