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白茶传说 > 258.第258章 御茶不许私营

258.第258章 御茶不许私营


第258章  御茶不许私营

    “师父求您救救我的两位哥哥,若能叫他们改邪归正,四娘感激不尽,两位哥哥虽然不成器,但到底与四娘是一母同胞,大哥已经过世,二哥三哥能不能振作,关系姚家门楣,父亲生前就一直为他们操心……”

    姚四娘子跪在白茶跟前,乞求道。

    姚四娘子一向要强,如今为了自己两位兄长,竟肯屈膝求人,也是可怜。

    白茶点点头,姚家那两位爷打娘胎出来原来心术不正,如今又沾染了赌博习气,越发不走正轨,寻常教法已不适用,既然姚四娘子求情,白茶便用茶咒法一试。

    白茶轻启朱唇,念动茶咒法。她取出两枚茶叶,投入清水中,口中念念有词。茶叶在水面上轻轻旋转,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她希望这股清流能洗净姚家兄弟内心的杂念,让他们重新回归正途。

    然而,尽管白茶的茶咒法通常效果显著,这次却似乎失效了。姚家兄弟依旧沉迷于赌博,他们的行为没有任何改变,反而愈发严重。白茶深感诧异,决定深入探查原因。

    经过一番仔细观察和探询,白茶发现姚家兄弟体内似乎潜藏着一股邪门力量。这股力量异常强大,它如同一个隐形的锁链,牢牢束缚着两人的意志,使他们无法自拔。

    白茶意识到,要解救姚家兄弟,必须首先弄清楚这股邪力的来源。

    白茶和陆羽摆开阵法,发现偌大的长安城内盘踞着一股阴邪之气,像姚子陵、姚子渊这样的人不在少数,且队伍继续扩大。

    问题还是出在那地下赌庄!

    白茶和陆羽召来金龟审问,这金龟倒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金龟所知也只涉及龙三太子,再问不出更多的,且不像撒谎。

    龙三太子已经失踪了。

    陆羽对白茶道:“这股作乱长安的黑恶力量似曾熟悉,像是一位故人。”

    陆羽和白茶同时想到了谁:蕊玉!

    他们从上古就与这位丹朱太子身边的仙侍交手,的确是故人。

    没想到丹朱太子都不复存在于天地之间了,这蕊玉竟还活到了现在。

    “蕊玉之所以能够跨越时间长河,从上古时期一直存活至今,背后隐藏着一个令人战栗的真相:六界之中,无论是天界的神祇、人间的凡人,还是魔界的妖魔,每个生灵的体内都潜藏着邪恶的力量。这些力量或许微不足道,但当它们汇聚起来,却能形成一股强大的能量。正是这股由无数生灵的邪恶之力凝聚而成的能量,供养了蕊玉这个邪神,使他得以延续生命,成为跨越时间的存在。蕊玉汲取这些邪恶之力,使自己愈发强大,蕊玉也就成为了六界之中最为恐怖的存在……”

    陆羽的分析让白茶眉头紧蹙。

    “官人,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呀?”

    “先要找到蕊玉的藏身之所。”

    找到赌庄也无济于事,有蕊玉的邪恶力量庇护,赌庄即使找到也无法摧毁,只有摧毁蕊玉,长安城里因赌庄而走入歧途的人们才能获得清明。

    陆羽虽然转世为人,失去了法力,但已经恢复了上古神的记忆,立即摆了阵法,白茶通过阵法很快就找到了蕊玉藏身所在,竟是皇宫之内。

    白茶召回敖谦,又带上茉茉、莉莉,一行四人径直朝皇宫飞去。

    一直飞到了兴庆宫。

    敖谦、茉茉和莉莉跟随白茶,一同飘然降落在兴庆宫的内院。四人隐匿了身形,悄无声息地接近那处热闹的场所。只见圣人与贵妃正在下棋,安小山则在一旁观战,不时地出言献策。

    这贵妃不是别人,正是与白茶有过些渊源的杨玉奴。

    然而,这看似宁静愉悦的一幕却让白茶等人心头沉重。因为只有他们能够看到,那位贵妃头顶上笼罩着一股黑色光芒,那是一种凡人所无法察觉的邪气。这正是邪神蕊玉的标志,他如同一个阴暗的幽灵,附着在贵妃的身上,借此影响圣人的决策,从而操控整个帝国的命脉。

    白茶知道,这场看似无害的游戏实际上是一场权力的较量。蕊玉通过这样的方式将他的邪恶之力渗透到皇宫的每一个角落,不仅侵蚀圣人和贵妃,也慢慢地侵蚀着整个皇权的结构。

    譬如,一肚子草包的杨国忠成了帝国的宰相……

    茉茉和莉莉彼此对视一眼,她们能感觉到来自蕊玉的邪力强大且危险。敖谦紧握拳头,他三哥龙三太子也正是受了蕊玉邪神的蛊惑……

    白茶、敖谦、茉茉和莉莉互视一眼,点了点头,开始施展他们的法力。他们各自占据了宫殿的四角,双掌合十,口中念念有词,一股股强大的能量在他们之间流转,形成了一个光芒四射的法阵。这法阵的核心直指被邪神蕊玉附身的贵妃。

    随着法术的加强,那团黑色的光芒开始变得不稳定,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侵蚀。贵妃的表情也变得扭曲,显出痛苦的样子,她的体内似乎在进行一场激烈的抗争。

    突然,一声尖叫贯穿整个宫殿,那黑色的光芒被从贵妃的体内强行拽出,刚刚还与圣人对弈生龙活虎的贵妃瞬间只像一个空洞的躯壳,她的眼中失去了光彩,身体无力地倒下,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之中。圣人和安小山大吃一惊,忙不迭地上前扶住了她。

    谁也没有注意到一股黑色烟尘正腾地飞上兴庆宫的上空,另有四道光柱也跟了上去。

    “快宣太医!”圣人焦急地喊。

    兴庆宫内乱作一团。

    兴庆宫上方,一场战斗一触即发。

    “白茶仙子,又见面了!”蕊玉唇角一勾,勾出一个邪魅的笑容。话音落,黑色烟尘在兴庆宫的上空,凝聚成一个暗黑的漩涡,蕊玉的声音从那漩涡中冷冷传出,“白茶,你以为这样就能消灭我?”

    白茶面色平静,她知道此战不可避免。她身后,敖谦、茉茉和莉莉各据一方,法力运转至极致,准备迎接这场天际的战斗。

    “蕊玉,你的末日到了。”白茶淡然说道,手中现出一柄长剑,直指漩涡中心,剑尖上缠绕着洁白的光芒。

    蕊玉冷笑,漩涡急速旋转起来,释放出一股股扭曲的能量,试图撕裂白茶他们的法力屏障。敖谦首先发起攻击,他手中的法术挥出,一道道雷霆向着漩涡轰去。茉茉和莉莉也不甘示弱,一个接一个强大的法术接连不断地向蕊玉倾泻。

    天空中雷声大作,闪电与黑暗的力量碰撞,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战斗愈演愈烈,周围的空气似乎都被这股力量撕扯得支离破碎。

    下方的兴庆宫内,正在为贵妃诊治的太医们被天空的响雷吓了一大跳。圣人焦虑万分,不停地在内殿徘徊,呵斥太医:“要是治不好贵妃,朕让你们的脑袋全部搬家!”

    ……

    “古御林”茶行内,陆羽的心如同悬在高空的风筝,无法安宁。他深知白茶此刻正面临着怎样艰难的局面,虽然自己失去了法力,但不能坐视不管。于是,他开始在茶行内布置阵法,希望能通过自己的智慧和经验助白茶一臂之力。

    陆羽让卓老三采摘了一些花朵,去处花瓣,只留花蕊,又向姚四娘子要了几块古玉,一朵花蕊搭配一块古玉,按照阴阳五行的布局摆放,每放置一组“蕊玉”,都轻声念着咒语,仿佛在与天地对话。随着最后一组“蕊玉”被放在阵眼之上,整个茶行内的气氛似乎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与此同时,在兴庆宫上空,白茶等人正与蕊玉进行着激烈的对决。蕊玉原本游刃有余的邪气突然受到了某种无形的压制,他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沉重压力。仿佛有一股超越他理解的力量在干扰着他的法术,使他不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白茶也感觉到了战局的变化,她知道这并非出自她或她的同伴之手,心中一动,顿时意识到是陆羽在背后相助。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心中涌起一股暖流。白茶振作精神,挥剑施展出一道强烈的剑气,直冲蕊玉。

    蕊玉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量打得措手不及,他的黑色漩涡开始出现裂痕,那是他力量的象征,裂痕的扩散预示着他的败退。敖谦、茉茉和莉莉见状,也各施其能,将法力推向极限,一波又一波强大的法术向着蕊玉轰去。

    蕊玉的邪气越来越淡,越来越薄,他吃力招架着对自己的攻击。

    蓦地,他看向一角的敖谦,问道:“九太子,你还想不想知道你三哥的下落了?”

    敖谦一顿,手中的法力弱了弱,攻击形成的密不透风的网蓦地出现一丝疏漏,蕊玉就化作一股黑烟从这疏漏里逃脱出去了……

    白茶、敖谦、茉茉、莉莉看着澄明如洗的夜空,愣了神。

    “白茶仙子,我……都怪我……”敖谦自责说道。

    白茶倒没有怪他,道:“先回茶行再说。”

    于是四人化作四道光飞回“古御林”茶行去。

    茶行内,陆羽发现阵法有变,知道蕊玉已经逃脱,不由也皱了眉头。

    ……

    蕊玉没法再回兴庆宫了,贵妃这个宿主暂时用不得了。

    但蕊玉需要重新积蓄力量。他的化身在夜色中穿梭,最终回到了那个隐藏在繁华长安城中的地下赌庄。

    赌庄内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各色人等围坐在赌桌旁,贪婪和欲望在这里交织成一股股黑暗的力量。蕊玉悄无声息地进入赌庄,他的目光穿透人群,寻找着那些心灵已被邪恶侵蚀的赌徒。

    他首先盯上了一个正输得面红耳赤的赌徒。这名赌徒眼中闪烁着绝望的光芒,他的双手颤抖着将最后几枚银币推向庄家。蕊玉轻轻走到他的背后,伸出苍白的手指轻触他的后背,一股黑色的气流缓缓从赌徒体内流出,被蕊玉吸入体内。赌徒的眼神逐渐空洞,生命之火似乎被抽离,最终无力地倒在了地上,周围的人却浑然不觉,继续他们的赌局。

    蕊玉继续在赌庄中游走,他的身影如同幽灵,无人能够察觉。他又选中了两个正陷入激烈争吵的赌徒。这两个人因为一次作弊争议而怒火中烧,他们的愤怒和仇恨正是蕊玉最需要的养分。他靠近他们,再次施法,将两人的邪恶情绪一并吸收。当两位赌徒的争执戛然而止,他们的身体如同被抽空的麻袋般萎靡倒地,周围的赌徒们依旧视而不见,继续他们的游戏。

    这一幕幕都被龙三太子看在眼里,饶他再邪恶,在看到蕊玉吸食邪恶力量的诡异而恐怖的场景时,心中不禁升起了一股寒意。

    而蕊玉却已经向着龙三太子看过来,他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笑容,对着太子的方向轻轻一挥手,一道不易察觉的黑气悄然飞向太子。

    龙三太子感到一阵寒意袭来,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他心知不妙,正欲逃离,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不受控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黑气侵入自己的体内。

    蕊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好徒儿,师父就暂时借助你的身体休养生息了。”

    龙三太子惊恐万分,他试图反抗,但那黑气如同寄生虫一般,牢牢控制了他的意志。他感到自己的意识逐渐模糊,最终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龙三太子再次睁开眼睛时,他的意识已不是龙三太子,而是蕊玉。

    蕊玉借助龙三太子的身体,重重一拍身前的桌子,赌庄内所有赌徒全都化为一股烟尘,消失殆尽。

    偌大的赌庄霎时空荡荡一片。

    ……

    姚府内,姚子陵和姚子渊正在昏睡。

    因有白茶的法力控制,他们无法再踏足赌庄,但也无法清醒过来。

    两位兄长昏迷不醒,姚四娘子和卓老三的婚事也只能耽搁,婚礼是暂时办不成了。

    蕊玉不除,白茶等人都心事重重,唯有卓老三一心扑在茶行生意上。

    托贡眉的福,长溪白茶幸运成为了贡茶,卓老三只想借此机会,将“古御林”的生意做强做大,让更多的人喝到长溪白茶。

    可是朝廷却传来消息:从今往后,所有长溪白茶都只能作为御用茶叶,不许包括“古御林”在内的所有茶行私自买卖。

    消息很快从长安传到了长溪县,长溪茶人们炸开了锅。

    明天就是端午节,宝子们,端午安康。


  (https://www.dingdiannn.com/ddk60119256/36705601.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