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白茶传说 > 263.第263章 魔界

263.第263章 魔界


第263章  魔界

    六界之中,一处,没有阳光,只有永恒的夜,一轮血红色的月亮,洒下淡淡的红光。

    这便是魔界。

    与外界的鲜活灿烂不同,魔界的环境极为恶劣,大地上布满了裂痕和深不见底的峡谷,岩浆河流如同血脉般蜿蜒流淌,散发出令人窒息的热气。空气中弥漫着硫磺和血腥的味道。风暴是这里的常客,夹杂着尖锐的砂石和冰冷的霜雪。

    在这片荒芜之地,存活着各种形态诡异、力量强大的魔物。

    它们或翱翔于空中,或潜行于地下,或游弋于岩浆之中,每一个都拥有着不俗的力量和独特的生存方式。而在这些魔物之上,还有一个严密的社会等级体系,决定了每一个魔物的地位和命运。

    魔界的等级制度森严而明晰,从低到高依次为魔兵、魔将、魔君、魔王四大阶级。魔兵是最底层的存在,数量庞大,但力量微弱,常常成为更高等级魔物的牺牲品。魔将则拥有一定的智慧和力量,统领着一群魔兵,是魔界的中坚力量。魔君则是一方霸主,掌握着广阔的领地和庞大的军队,每一位魔君都是魔界中的风云人物。

    而魔王,比魔君还大。

    是魔界之主。

    他的名字早已被恐惧与敬畏所取代,魔界中人只敢称他为“黑暗之王”。黑暗之王的力量深不可测,他一念之间便可引发天崩地裂,一怒之下便能吞噬千万生灵。他居住在魔界最深处的黑暗王座上,那里是一片连最低等的魔物也不敢靠近的禁地。

    魔王身高九丈,浑身覆盖着坚硬如铁的黑色鳞片,双眼如同两团熊熊燃烧的地狱之火,能够洞察一切虚伪与秘密。他的双手握着权力与毁灭的象征——一把巨大的黑暗镰刀,刀刃上永远沾染着新鲜的血液。

    魔界,所有魔物都对魔王充满恐惧,但同时也因他的强大而感到安心。因为只要有黑暗之王在,魔界就是不可侵犯的,任何外来的敌人都会在他无与伦比的力量面前灰飞烟灭。

    魔界之所以立足六界,是因为有魔王。

    而魔王的靠山是因为他的师父。

    在魔王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魔王之前,他是一个流落异乡、孤苦无依的魔族弃子。

    他曾因实力低微而被同族排挤,最终被迫离开了魔界,流落至丹水之畔。在那里,他邂逅了同样是弃子的丹朱太子,丹朱太子身边的侍者蕊玉仙君,为他指点迷津,教他如何驾驭魔力,掌握战斗技巧。

    他不仅传授他法术和武艺,更教会了他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和欲望,如何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保持一颗冷静的心。在蕊玉仙君的悉心指导下,魔王的力量日益壮大,他的心智也愈发坚定。

    数年后,魔王觉得自己已有能力回到魔界,结束自己的流放生活。在蕊玉仙君的帮助下,他开启了返回魔界的旅程。凭借着新学的力量和智慧,他一路过关斩将,战胜了无数强敌,最终重回魔界,一步步地攀登上了魔界的顶峰,成为了新的黑暗之王。

    在魔界称王许多年,魔王从未忘记蕊玉仙君的恩情。他深知,没有蕊玉仙君的帮助,就没有他的今天。

    那一日,作为魔界之主的他,突然感应到了蕊玉仙君遇难的征兆,心中涌起了前所未有的焦虑。他决定亲自离开魔界,寻找蕊玉仙君的下落。他穿越了重重世界,一找就找到了南天门外。

    站在云端,魔王远远地看着好南天门,眼前是一片绚烂的奇景。朝霞漫天,彩云流转,琼楼玉宇在晨光中熠熠生辉。一时间,魔王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情绪。

    他回想起魔界,那是一个幽暗深重的世界,天空被厚重的铅云遮蔽,不见天日。土地贫瘠,瘴气肆虐,生活在那里的生灵无不笼罩在一层绝望的阴影之下。作为魔界之主,他习惯了那种环境,甚至将其视为魔族生存的基石。

    然而此刻,面对仙界的宁静美好,他的心湖泛起了微妙的涟漪。一种从未有过的不平衡感悄然滋生,他既羡慕又嫉妒。为什么同为天下生灵,命运却如此迥异?

    魔王的心中开始挣扎。他自问是否真的甘心于黑暗与阴霾之中称王,是否应当让自己的子民也享受光明和清风的抚慰。这种思考在他千万年的生涯中尚属首次。

    魔王想起自己此次离开魔界的初衷,是为了寻找自己的师父蕊玉仙君,赶紧甩头甩掉自己内心的不平衡,走向南天门。

    南天门守卫森严,岂是那么容易混入的?

    魔王深悉仙界法则严格,南天门的守卫更是森严无比。他若以真实身份前往,恐怕难以踏足南天门,更遑论寻找蕊玉仙君了。然而,他并非泛泛之辈,而是魔界的主宰,精通变化与幻术。

    在接近南天门之时,魔王巧妙地施展了一种名为“影随形”的高级幻术。此术能让他的身影如同水中之月,真假难辨。他的身影逐渐模糊,再渐渐凝聚成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形象。

    他手中多出一根拐杖,其上雕刻着九龙戏珠,显得非凡而古雅。这拐杖不仅为他的伪装增添了几分真实感,实则还蕴藏着一股强大的魔力,足以应对突发状况。

    魔王缓步走向南天门,守卫们只见一位气度不凡的老者缓缓而来,神态从容,不惊不惧。他仿若一名久居仙班的老仙,那股自然流露的威严与神秘,让人不敢小觑。

    守卫们虽然严格,但面对如此高人,心中也生出几分敬畏,不敢过于盘查,只得恭敬地放行。魔王心中暗自松了口气,表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悠然步入了南天门。

    这一系列行动,魔王施展得淋漓尽致,将他的智谋与魔法完美结合。而这一切都归功于蕊玉仙君昔年在丹水畔对他的教导。

    就这样,魔王成功地混入了南天门,继续着他的寻师之旅。

    魔王穿行于仙界的宫殿之间,最终凭借着他与蕊玉仙君之间微妙的灵魂联系,追踪到了天牢的所在。天牢深藏于仙界的隐秘之地,守卫森严,机关重重,但魔王心急如焚,不顾艰险,毅然前往。

    在一片死寂的牢笼之中,魔王感受到了那熟悉而微弱的气息。他运用幻术,身形再次模糊,化作一道轻烟,穿透了牢房的禁锢,悄然现身于牢室之内。

    眼前的景象让他悲喜交加。只见一名身穿黑衣的女子静静坐在角落,她的背影孤傲而清冷,似乎与这尘世隔绝。当她转过身来,魔王看到的是一张陌生的面庞。那不是他苦苦寻觅的师父蕊玉仙君,而是一个身着黑衣的仙女儿。

    可是仙女儿身上却散发属于蕊玉仙君的气息……

    这让魔王迟疑了。

    那仙女儿却看着魔王,轻轻地唤出那个久违的名字:“小悠。”

    这一刻,魔王的心中翻涌着无尽的情绪。那是蕊玉仙君昔年在丹水畔对他的昵称,如今再次回响在耳畔,触动了他沉睡的记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重逢,魔王不禁激动万分,他跪下身,恭敬而温柔地唤道:“师父,是您吗?徒儿终于找到您了。”

    仙女儿微微颔首,面露微笑,上前伸出手轻轻扶起了魔王。

    她道:“小悠,你已经长大,做得很好。快带师父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刚刚重逢的师徒二人,没来得及多言,便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天牢之外,仙界的士兵正怒涛般涌来,他们的面甲下透着冷酷与坚定,手中的兵器闪烁着寒光,直冲牢房。

    魔王知道,一场生死较量在所难免。他迅速在手中凝聚起一团魔影,准备迎战。那仙女儿也不再是那个静坐牢笼的柔弱之躯,她周身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化作一道道利剑,准备突围。

    “跟紧我!”魔王低喝一声,他一马当先,冲向牢门。魔影与剑光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守卫们大惊失色,未曾料到这两个囚犯竟敢正面突围,而且力量如此强大。

    冲出天牢,魔王和仙女儿的去路被更多的仙兵挡住。他们像是早有准备,布下了天罗地网。然而,魔王是何等人物,他的幻术已然炉火纯青,只见他挥手间,漫天黑影如鬼魅般扑向仙兵,瞬间搅乱了他们的阵脚。

    趁着混乱,魔王带着仙女儿,化作两道流光,穿梭在仙宫的回廊之间,一路向着南天门飞驰。身后,仙界的追兵紧紧不舍,但魔王的速度更快,更凌厉。

    当他们终于抵达南天门时,魔王用尽最后的力量,施展出最强的幻术。只见他身后似乎升起了千军万马,令追兵胆寒,不敢贸然前进。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刻,魔王与仙女儿如流星一般冲出南天门,消失在浩瀚的云端。

    虽然逃出南天门,魔王带着仙女儿不敢停留,马不停蹄向着魔界逃去。

    “小悠,别怕,没有追兵。”仙女儿对魔王说道。

    魔王停下来,回头看,果然,天兵天将没有追上来。

    魔王困惑:“师父,天庭为何不追?我从他们的天牢劫走一个人,他们却不管吗?天庭能忍得了这样的耻辱?”

    “因为你师父我留下来,对他们来说是更大的耻辱。”仙女儿笑道。

    ……

    此刻,凌霄殿上,天君让所有神仙都退了下去,独留太白金星。

    “君上,真的不追究吗?”

    “不追究了,留下来才是对天庭的祸害。”

    留下来,但凡派神仙去用刑,便中她的媚术,天庭的脸往哪儿搁?

    ……

    没有追兵,魔王松了口气。

    摘了一朵云当坐垫,请仙女儿上座。

    “师父,请受小悠一拜。”

    自从他回魔界登基成王,数百年来,他还没有谢过师恩。

    仙女儿坐下,稳稳妥妥受了魔王三拜。

    “小悠,你这一路辛苦了,歇歇吧。”仙女儿道。

    于是,魔王又摘了一朵云当坐垫,垫在自己屁股下面。

    “师父,你怎么变成这样了?”魔王忍不住问仙女儿。

    当年,蕊玉仙君可是个男神仙,如今怎么变成女神仙了?

    “变成这样不好吗?”仙女儿娇媚一笑。

    魔王立马闪烁着目光,低下头:“好是好,就是师父这样太美了,小悠不敢看。”

    魔王突然有了憨厚可爱的一面,仙女儿忍不住笑起来。

    “小悠,师父以后没有家了,怎么办?”

    魔王抬头看向仙女儿:“他们既然能把师父你打入天牢,天庭便不是师父你的家了……”

    其实早在蕊玉仙君被罚去丹水的时候,天庭就不是他的家了,而是仇家。

    “师父,天庭不要你,魔界要你,师父,小悠永远是你的亲人,魔界永远是你的家。只是魔界环境恶劣,恐委屈了师父。”

    “如何恶劣,让我去看看便知。”

    仙女儿起身,整理了衣裳,挺直腰杆子,示意魔王带路。

    于是,二人向着魔界而去。

    通往魔界的征途,是一条充满艰险的路。

    他们穿越了仙界的边界,途径无人的荒芜之地,历经重重考验。

    当二人终于抵达魔界之时,眼前的景象远比仙女儿想象中更为荒凉。天空灰暗,大地上裂开了无数的缝隙,从裂缝中升腾出缕缕黑烟。但即便如此,魔界的子民们仍聚集起来,以最崇高的礼仪欢迎他们。

    魔王的回归本就是一个巨大的喜悦,而他还带回了一位仙界的仙子,这让魔界的子民们更是感到震惊与激动。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位从未见过的仙子身上。

    他们纷纷跪地,向仙女儿表达着最诚挚的敬意。

    魔王站在仙女儿身旁,向她介绍着每一位魔界的重要人物。

    仙女儿一边听着,一边颔首,只听魔王郑重向魔界子民介绍仙女儿身份:“这是本王的师父,蕊玉仙君。”

    仙女儿微微一笑,她的目光温柔却透着一股坚定,扫过在场的魔界子民,道:“我不叫蕊玉,我叫白茶。”

    魔界子民们看向魔王,魔王则吃惊地看向白茶。


  (https://www.dingdiannn.com/ddk60119256/36705596.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