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嫡女惊世 > 第一章 第三十七节

第一章 第三十七节


  第三十七节

  那时凤莫言对外说自己刚失了妻子,但他却在第二天娶了印慕芙。世人皆以为他是个薄情寡义的负心汉,就连在孔余人心中也这么认为,虽然孔余人知道凤莫言的妻子没有死而是被他无情的关到了泗水结界。

  “碧水是九黎公主的事被印无忧发现了,恰好,印慕芙给我下了媚药!”凤莫言咬牙切齿的陈述者当年的事情。

  唐唐的昌宁帝君为了自己妹妹能够嫁进碧海潮生阁,竟使出如此卑劣的手段这是任何人也未曾预料到的。

  “想不到当年的事情竟然是如此的曲折。”孔余人看向凤莫言“难道当年,你是为了保护碧水才将她封印在泗水结界?”

  孔余人这才想起,当年凤莫言找到自己非要研究出能够掩藏九黎族人气息的结界,他以为他是怕九黎那边的人找到碧水,没想到他竟然是为了防昌宁帝君保护碧水,昌宁帝君印无忧的法力和凤莫言的法力不相上下,若是因为碧水交手难保碧水在二人争斗之中不会有所闪失。

  “嗯,但我也有自己的私心,我一方面想护着她,可心里又是极端介意她对我隐瞒身份,我想惩罚她却又不想让她离开我,不想让她离开华夏,因为我知道一旦她离开了,就再也不会回来。”

  “你啊!”孔余人摇头“当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既然那么为难为何不找我诉说,你的性子我最了解,这些年你的心里想必不会好过。”

  “可是,你已经碧水藏起来。大可以不承认此事,印无忧又能那你如何?”

  “印无忧他是昌宁帝君!若是此事被陛下知道,我碧海潮生阁就算是华夏第一大派到时陛下一道圣旨这碧海潮生阁上上下下千余人的性命都将因为我凤莫言而陨落!陛下的眼睛谁也蒙蔽不了。”

  “陛下应该不止于此,毕竟你们二人的相爱并不是可以控制的。碧海潮生阁在天下人心中的分量也是不轻的,陛下就算大怒也未必会真的会潳尽我碧海潮生阁满门。”

  “真正是我碧海潮生阁在天下人心目中太有份量,陛下更会借机铲除我碧海潮生阁!你难道忘记了百年之前的昆仑山了吗!堂堂的九州十大门派为何会突然间少了最强大的一个门派!别人不知你我还能不知吗?”凤莫言神色严肃了起来“你这么多年不上朝不上战场不自立门户而是缩在我这个青峰崖是为了什么难道也忘了吗?”

  “我当然不会忘!无情最是帝王心!”孔余人背过手陷入了漫长的而回忆。

  当时的孔乙己、印无忧、凤莫言皆是年少气盛都以为自己有着惊世之才,一个个雄心壮志。在当时正值壮年的千鸿业的带领之下平定边疆剿除叛乱,那个热血沸腾的往事一幕幕浮现在他脑海,他们那个时候最是意气风发。

  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们奉旨剿灭叛乱的昆仑山,那时的昆仑山是九州十大门派之首,门众之广已达万人,他们联合了其余九派才将昆仑山的叛贼尽数歼灭。

  当满山遍野的翠绿被昆仑山门徒的鲜血侵染成鲜红色,山上的昆虫鸟兽齐声唱着悲歌,当天空下起了血雨冲刷着铺天盖地尸骸,当昆仑山那座全九州最高最神秘的山峰被上古神器拴天链夷为平地,他们杀红了的眼这才逐渐清晰。

  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昆仑山的覆灭不是因为他们叛乱,不是因为他们不尊皇命,而是因为他们太过出众,太受华夏民众尊崇追随所以才引来的覆灭之祸!功高盖主者,死!民心所向者,死!君臣相悖者,死!

  这是皇权!这是君道!这是帝王之路!

  千万人的血液一直流淌在孔余人最深的梦魇里,他们没有错,都没有错,他们只是不该选择入昆仑。

  这也是为何碧海潮生阁虽最受华夏民心拥戴,但凤莫言却还是坚持着十年一届十年一试的碧海潮生阁祖制,这也是他为何每届只收千人只敢少不敢多的原因。

  “印无忧的事情千万不能告诉凤天!”凤莫言极其认真严肃的望着孔余人。

  “可是如果不让她知道当年的隐情,你在她心里便永远都是个薄情寡义的父亲。你从小刻意便疏远她,除了不知该怎么面对她恐怕还是害怕她的身份暴露吧!” 

  “凤天身体上的九黎血液只有长期居住在凌虚洞才能压制住她血脉的气息,我知道她一定怪我,那凌虚洞里的万年寒气有多厉害,她身上的寒毒又有多严重这些我都知道。”

  “我一直想不通,你既然如此介意凤天的血统为何不将她送回九黎!这样对于你对于她都是最好处理办法。”

  “九黎国君的性格暴虐!若是他知道凤天身上有我华夏的血脉,想必处事手段只会比圣皇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不能冒这个险。”

  “那你就一直让凤天住在凌虚洞?在这样下去她会死的,活不过三十岁!”

  “凤天如今体内的寒毒已经足够压制她体内的九黎血脉,我只期望她能够早日找到与她相配的至阳之体,届时只要他愿意分天儿一半的至阳之气,我便能够让我的天儿活下去!”

  “我们两国历来不得与九黎通婚,华夏和九黎交合诞生的血脉将会是天下之灾,凤莫言你将天儿留在身边就没有怕过吗?她的身份一旦暴露在这九州三国天下之大就再也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到时你该如何自处?是华夏的臣子还是凤天的父亲!”

  他负手而立眼神灼灼“我凤莫言从始至终都是凤莫言靖昌帝君也好,碧海潮生阁阁主也好,我只是我,只是碧水的夫君凤天的父亲!”

  孔余人勾起嘴角,拍了下凤莫言的肩膀“别忘了,你也是我的至交好友!”

  “凤天这丫头是我孔余人生平最爱的徒弟,我想在那丫头心中我这师父再怎么说也该当得起她半个爹爹了!凤莫言!”孔余人又插进话来“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们一起保护我们的女儿。”

  凤莫言转过头看见孔余人无比认真的模样,他点了点头“嗯。”

  今日他们二人为日后做了天底下最难做的决定,那一天会来吗?或许会,但当那一天到来之时他们已经做好了决定。

  他靖昌帝君凤莫言一生爱国,为圣皇为华夏为天下黎民尽忠职守,他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家人。人到中年终于看透,天下又怎样,苍生又怎样,在天下苍生在圣皇眼中,当利益与自己相悖无论那个人是谁圣皇都会毫无犹豫的发起攻击,甚至全天下的人届时都会与凤莫言为敌,但那又怎样这时在他心中只有亲情是最重要的。

  他对不起自己的妻子对不起自己的女儿太长时间了,他做回一名丈夫一名父亲,这最普通的身份在他靖昌帝君这却显得如此艰难,却也最为弥足珍贵。

  ------题外话------

  本宝宝期盼着8月6号,

  因为到了八月6号我就有假期了

  整整三个星期,打算回老家一趟

  北京这些天热的跟个蒸笼似得

  看文的朋友们,你们在那,现在天气也跟北京一样热吗?

  求收藏呦,么么哒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dingdiannn.com/ddk103229/5437983.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nn.com